肺癌放射治療的風險與收益

“腫瘤的治療是一個系統工程,我們要理性的認識和對待腫瘤。家屬、患者和醫生在這個時候是一個戰壕的戰友,我們的目標是想減輕患者的痛苦,把這個病治好,如果這個病不能根治的話也要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減輕病人的痛苦,提高病人的生活質量!--王綠化

本期訪談嘉賓:王綠化 醫科院腫瘤醫院副院長

放射治療對于早期非小細胞肺癌效果很好

訪談全文

InterView

主持人:各位網友好,歡迎收看專家訪談。今天我們非常榮幸的請到了醫科院腫瘤醫院副院長,放射治療科王綠化主任醫師來到訪談間,和我們一起談談肺癌放療的話題。歡迎王院長!

王綠化:謝謝,各位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提起放療大家都不陌生,但是您真正了解療嗎?我們先來看一個問題肺癌放療的適應癥和禁忌癥都有哪些?身體虛弱的患者能否耐受放療?

王綠化:實際放射治療也是肺癌治療重要的手段之一,肺癌治療目前為止主要的有四個治療手段外科手術、放射治療、化療就是藥物治療,還有生物靶向治療--最近幾年出現新的治療模式。放射治療在肺癌治療中間還是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實際上給大家一個數據,我們所有的肺癌病人可能60%左右的患者需要接受放射治療,當然可能在他的疾病不同時期不盡相同。差不多45%50%的病人一開始就要做放射治療,在他確診以后根據治療計劃就要做放射治療?赡苓有15%20%的病人在以后的治療過程當中或者因為疾病又進展了或者因為其它地方復發了要做放射治療,加在一起可能60%左右到70%的病人接受放射治療。

第二個問題,適應癥和禁忌癥,大的方面有那么多病人要做放射治療,肺癌病人哪些需要做放射治療?首先我們大家都知道肺癌分成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非小細胞肺癌早期就是一二能手術的病人我們現在治療規范的話,還是首先考慮手術治療。但是大家也考慮到肺癌是一個老年性疾病,很多高齡患者盡管是早期肺癌,但是合并一些內科疾病,包括高血壓、心臟病、心腦血管疾病或者慢性肺病、肺功能不全等等。特別是肺癌的病人合并慢阻肺的情況是常見的,這種病人不能耐受手術,對于早期的肺癌放射治療就是首選的治療模式。

最近幾年的研究顯示,放療對于早期的非小細胞肺癌治療的效果還是很好的。通過我們現在用三維適形放射治療也叫圖象引導放射治療,有的叫X刀或者是射波刀這種先進的治療技術,早期的非小細胞肺癌的治愈率在不斷提高,并且它的治愈率根據以前資料的總結顯示,與外科手術接近的,可以相媲美的,因此大家都提出來,不能耐受手術的能通過放療達到那么好的結果,不是也可以考慮早期做放射治療?實際現在國際上在做這方面的研究,能手術的早期病人在比較放療和手術的差別。因此在目前的情況下對早期不能手術的病人應該首先考慮放射治療,這是對早期的。當然對于局部晚期的病人,所謂的局部晚期是指病變在胸腔內在肺和縱隔淋巴結轉移這種叫局部晚期,這一部分病人現在的治療規范的標準叫同步放化療。同步放化療其實在我們臨床中間真正能耐受的差不多就是2/3左右的病人,也就是百分之六七十的病人能耐受同步放化療。還有30%左右的病人因為身體的情況放療化療同時做治療強度太大,耐受不了同步放化療,這種可能就要兩個分開或者先做化療再做放射治療或者先做放射治療再做化療,這是對局部晚期的。對更晚期的四期的病人有轉移的病人,、放療和靶向治療合理結合的話可以提高疾病的控制,減輕痛苦,提高生活質量都發揮重要的作用。

第二個問題實際剛才回答了,一般來講的話放療病人都能耐受,真正身體太弱的這種病人占的比例還很少的。我們一般來說身體情況不好的不能耐受手術的病人做放射治療,要不能耐受放射治療的病人其它方式都很難介入,只是一個輔助治療,輔助的對癥治療。

主持人:實際肺癌的放療耐受范圍還是比較廣的。

王綠化:它的耐受范圍比較廣,使用的范圍也比較廣。在不同的病期里面都能用到放射治療,但是用的時機要由醫生確定,什么時候用放射治療。

主持人:現今的科學技術都在不斷發展,放療技術現在發展到什么樣的地步?與過去相比,放療這種手段對肺癌的治療貢獻達到什么樣的程度?

王綠化:實際上放射治療技術和其它學科一樣也在不斷發展,放射治療有一百年左右的歷史,一開始人類發現放射線以后很快就用到疾病治療中,并且放射治療這個?苹旧蟻碚f是針對腫瘤成立的學科,而不像內科外科這樣所謂的傳統科室。放療是專門針對腫瘤而產生的科室,因此對腫瘤治療的貢獻可想而知了。很多大的腫瘤醫院開始的時候都是以放射治療為基礎的,包括上海復旦腫瘤醫院還有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還包括中山腫瘤醫院、天津腫瘤醫院放射治療都相當強的,因此放射治療在腫瘤治療中間還是舉足輕重的。

第二個就是放療對肺癌治療的貢獻,實際上剛才說了那么多的肺癌病人需要做放射治療,因此它在肺癌治療整個過程中也是不可或缺的、必須的治療手段。至于小細胞肺癌,實際目前來講大部分小細胞肺癌都要做放射治療,因為放射治療還有它的特殊性一個是我們對相對早期的小細胞肺癌需要做同步的放化療,對有轉移的小細胞肺癌的話我們研究顯示在化療的基礎上的話做胸部放射治療對提高他的生存率、生存時間,減少復發都是有幫助的。

第三個方面,小細胞肺癌大家都知道治療容易有效,治療有效的病人但是容易復發的地方是顱內,腦子容易出現復發,這是由于生理的特殊性。我們認為藥物進入腦子的藥比較少一些,這是所謂血腦屏障的存在,進入腦的藥物濃度會降低,這樣造成腦轉移復發的機會就高。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現在會做腦的預防照射,大部分的小細胞肺癌無論局限期還是廣泛期都需要做腦的預防照射,因此可以說一提到肺癌的治療大家就可能離不開放射治療。

主持人:我們在網友咨詢當中經常會提到一個詞叫做放療劑量,這個放療劑量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是不是說放療劑量越高放療效果越好呢?

王綠化:實際上很多藥物有劑量的,一治療有強度的指標就都會有劑量的。放射治療也會有劑量的。劑量實際上是計算組織吸收的射線的能量,這個有具體的物理計算方式。不同的疾病作用的劑量不一樣的,不同的惡性腫瘤所照射的劑量不一樣,淋巴瘤照射的劑量就比較低,肺癌的話照射劑量就比較高。

關于劑量的選擇實際上就像藥物治療一樣,我們應該選擇合適的劑量,太高也不好太低也不好,所以它的劑量不是越高越好。我們學術上大家有時交流會說劑量高的話可能會更好,像局部晚期的非小細胞肺癌隨著劑量的提高預后可能會好一些,但是應該是在正常組織能夠耐受的前提下可以增加劑量的。因此我們說至少要完成一定的劑量,但是對于高劑量的追求的話應該有經驗的醫生決定而不是說患者要求再給我加點。有時候開玩笑這個又不是買菜可以給你饒一點。我舉個比較通俗的例子,就像做的時候,經常做飯的人知道菜不是做的越老越好,要把飯做糊了也不是好事,當然做夾生飯也不是好事,因此我們要掌握一個合適的、恰當的劑量。

這個劑量有時候需要個體化的,不同的治療模式可能會不一樣。對于一期的早期非小細胞肺癌可以采用立體定向放射治療的技術,就是所謂的X刀技術,這種技術我們可能要給很高的劑量,照射的次數也要比平常的照射次數少,整個療程縮短,這個劑量是比較高的。但是我們做常規的放射治療的劑量可能還是在6070Gy之間,無論是合并不合并化療都是這種情況。對腦的預防照射就是在30Gy,最高不超過40Gy這種情況,因此它的劑量對不同的情況都會有合適的或者可參考的劑量范圍,但總的來講還是需要有經驗的醫生去選擇。我們既不能做夾生飯,我們叫治療不足,也不能把飯做糊了導致過度治療,這兩個方面的結果大家可想而知,都是不希望得到的。

主持人:像王院長說的,要由有經驗的專家來確定最終的治療劑量。剛才您提到一個詞“三維適形放療”?和常規放療相比有什么不同?

王綠化:實際上現在三維適形放射治療是比較普及的,差不多有十幾年二十年的歷史了。三維適形放射治療是一個技術,通俗一些說就是腫瘤的形狀是不規則的像個土豆似的,我們需要讓照射劑量的射線能夠在不規則的腫瘤里面盡量得到一個高的均勻的劑量分布,但是周圍正常組織也是限制我們治療的一個因素。我們要把周圍的正常組織很好的保護起來,這樣就需要我們現在的影像技術還有計算機技術治療計劃通過計算確定腫瘤的位置,然后才能實現三維適形放射治療技術,F在的技術就是與以前的不一樣,以前所謂常規的就是兩維技術,當然可能造成腫瘤劑量不夠高,正常組織的劑量又過高,這樣的話造成總是平衡不好腫瘤的控制和正常組織的并發癥發生這兩個方面,F在采取新的治療技術,我們就最大可能降低正常組織的損傷,還有最大可能提高腫瘤的照射提高腫瘤的控制率,這樣當然換來我們的治療療效提高生活質量的提高。

主持人:還有一個詞患者經常提到叫做姑息性放療,這種放療手段是對晚期肺癌患者有什么幫助呢?

王綠化:當然姑息治療本身這個詞就是對晚期腫瘤患者治療總體的總結,所謂姑息治療,姑息相對應的是根治,根治我們想把它控制住,控制住以后把腫瘤完全徹底控制住所謂治好。姑息實際上是在一定程度的控制腫瘤,沒有往前把它消滅,而是限制它。由于正常組織的情況我們不可能根治,只能去想怎么樣更好的限制腫瘤。當然姑息另外一個方面就是怎么去改善病人的一般狀況,提高他的生活質量,這樣的話限制腫瘤改善病人的狀況,勢必面臨著要讓腫瘤對病人生命的威脅小一些,生存時間更長一些,改善他的狀況使他的生存質量更好一些的問題,這是一個姑息治療的理念。怎么延長病人的生存期,提高病人的生活質量,這是我們的治療目標。把腫瘤完全消滅,已經不作為一個治療的目標了,因此這樣叫姑息治療。

姑息治療的發展隨著各個方面治療技術的進步,它的理念在不斷的改變。以前大家對姑息治療比較消極,提起姑息治療可能就會想到最后生存時間不會太長了這種情況,當然現在隨著診斷技術和治療技術的提高,實際上即使出現遠處轉移的病人,有一部分病人如果治療得當的話還可以長時間生存。長時間生存的話,這就要求我們不能消極,要主動一些。去年我們在《Cancer發表一篇文章提到,廣泛的小細胞肺癌的胸部放療能提高生存率,這個結果提出一個理論叫主動的姑息治療,而不是被動的消極的姑息治療,這樣的話希望即使是晚期的病人能與腫瘤同時存在的情況下,使患者生存時間更長一些,生存質量更高一些。一個是身體的感受,一個是心理的感受,包括心理治療方面都需要我們更進一步的加強。

主持人:實際上姑息性放療也是姑息性治療的一個治療手段?

王綠化:還是以前概念的延續叫姑息治療。

主持人:患者經常提到一些名詞比如像伽馬刀、射波刀、TOMO刀等各種各樣的刀是不是也是一種放療技術?實際對肺癌的治療有沒有作用?

王綠化:所謂的這些刀實際最早是從腦子伽馬刀開始,伽馬刀是治療腦的一些良性的病變,還有一部分惡性病變的手段。之所以叫刀,實際給一個很高劑量的照射,相當于手術切除一樣的效果,把所有的組織都給殺死了,這樣的話與手術切除是相同實際是看不見的刀。我們把立體定向放射治療有的翻譯出來都叫刀,射波刀也是刀,TOMO刀是咱們中國的說法,是不同的治療技術,所有的治療都有適應癥的,當然有一部分病人適合做這種刀的治療,很多情況下不適合做這種刀的治療。一個好的技術硬要把它用爛了,實際是對這個技術的不尊重,當然也是對患者的不尊重不嚴謹。因此,一個新的技術要用在合適的病人身上才是很好的技術,如果用在不合適的病人可能就是一個錯誤的治療,因此我們要很好的理解新技術,適合我們的就是好的技術,不適合的話我們要選擇適合患者的技術,而不能因為這個名字響亮或者是技術先進我們都去做的。臨床上也經?吹揭恍┻^度的放寬治療指征來做一些不當的治療,過度的使用這些刀的情況也可以看到,實際對病人提供的幫助不大,有的時候可能還起到相反的作用。因此,公眾不要太追風,好像是刀都能解決一切問題,實際不是這樣的。

主持人:最先進的技術不一定是最適合患者的技術。

王綠化:對。

主持人:我們有的患者提出做完放療之后醫生告訴他有放射性肺炎或者放射性肺纖維化,這是一個怎么樣的情況,應該如何避免?如果已經產生了這種情況又是如何應對?

王綠化:放射性肺炎對于胸部放射治療的話就人的一個影子,只要有人就有影子,所以有這個放射治療就會有放射性肺炎的存在。與放療就是同一個事情的兩個面。就像我們開刀要出血、要有切口、要切掉一部分組織,藥物治療有藥物治療的毒性,放療治療可能我們要付出代價。放射性肺炎我們臨床上應該控制在比較低的水平,當然現在從新技術方面,從大家放射性肺炎的理解方面來說都把它都控制得越來越好,因此放射性肺炎是跟胸部放射治療伴隨的,只要控制得好就不用太擔心。就像我們的麻醉我們的外科,麻醉不會因為麻醉醒不過來就不麻醉,外科不會因為它的出血病人救不過來就不開刀,放射治療也是同樣的把這個放射性肺炎控制在很低的風險。

放射性肺炎有不同的程度,多數病人一種輕微的情況,就是放療以后會有一點干咳,干咳不是太厲害,當然做CT的話可以看到肺有一些毛玻璃樣的改變或者是纖維樣的改變,但是他的日常工作生活都不到影響,這就像我們開刀切口長好一樣,這個沒影響的。這種情況可以說是放射性肺炎或者放療后的改變,那都沒關系的。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會稍微重一點,我們劇烈的活動、工作會影響,但是在一般的生活情況下不會影響的,這就是我們說的一個是零級的一個是一級的活動。還有二級的就是安靜的狀態下還好,輕微活動的話就會有呼吸困難,還有三級就是比較重一些的。一般嚴重的肺炎三級以上的應該在10%以下的情況,發生率不是太高。

另一方面,即便放射性肺炎出現,我們能很好的治療,大部分能恢復的。實際上我們醫院放療科對放射線研究這十幾年還是比較多的,無論在國際上還是在國內上我們做的工作還是挺好的,有一定的影響。隨著對放射的認識,臨床當中更能把握好治療的情況,實際能保證這個病人腫瘤得到很好的控制。在發生風險比較低的情況下。我們不要因為擔心放射性肺炎就放棄治療?梢耘e一個簡單的道理,沒有因為擔心麻醉醒不來就不去開刀,因為擔心出血不去開刀,同樣的道理,放射肺炎大家不需要過度的擔心這種情況。擔心的應該是大夫,不應該是患者。大夫如果說認為可行,認為是安全的,風險是可以接受的,那患者就無需太過擔憂。

當然我們不能說沒風險的,任何醫療活動都有風險,如果這個風險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就可以接受這個治療。當然有的時候風險會很大的,我們大夫就說你這個不能再做放射治療了,可能風險太大耐受不了,那還是聽大夫的意見。大夫認為能做患者害怕不做的這種情況,患者不害怕大夫害怕的,這個不可能的事情大夫不可能給他做的。因此我們做好這方面的工作還是能夠臨床上很好的避免。避免的方法很多,放射肺炎和很多因素有關系,一個是病人的因素,病人的因素包括年齡多大,肺部局部肺功能的好壞,病變的大小和位置,還有有沒有抽煙這種情況都會有關系的。第二劑量學的因素,劑量學的因素就是說你治療的劑量大就會發生的風險越高,現在我們可以評價肺的照射劑量作為體積劑量,20Gy的劑量有百分之多少就是這種體積劑量的,根據體積劑量我們可以評價治療肺的照射強度,然后評價它的發生肺炎的風險決定這個方案能不能實施。當然還有一種就是說放射性肺炎大部分是二級少部分是三級的放射性肺炎,真正威脅到生命的放射性肺炎在5%以下,我們認為放療總體來講作為一個治療的手段還是安全的。

主持人:王院長強調放射性肺炎這種風險實際是可以控制的,患者不能因噎廢食害怕這種東西不去治療了。剛才您也提到預防性腦放射,您能否再簡單解釋一下預防性腦放射性主要用在什么時期,它有怎樣的作用?

王綠化:目前預防性腦放射主要用在小細胞肺癌的治療中間,小細胞肺癌以前有很大樣本的臨床研究顯示,在局限期的小細胞肺癌治療以后CR(完全緩解)的病人,所謂CR就是疾病控制了,沒有病灶的這種病人,做腦的預防照射能夠提高整體的生存率,也能降低腦轉移的機會。第二種就是廣泛期的,廣泛期的病變已經超出肺以外有轉移了,這種化療以后加治療有效的病人,包括腫瘤完全消失的還有大部分消失的病人,做腦預防照射也是對生存率還有腦的轉移率都有幫助的,提高生存率降低腦轉移率。當然患者普遍對腦預防照射有一個顧慮,會不會照傻了?會不會對記憶力影響?根據過去的研究表示影響不是太明顯的,以后隨著早期病人多或者患者治療的效果提高了生存時間長了,可能會有一定的影響。但是相比之下兩害相取其輕,它的影響比腫瘤的影響要小的多得多,大家還是能夠接受腦預防照射的。

主持人:我們說患者吃藥關心吃多久,一個完整的肺癌放療療程是多長時間,臨床醫生怎樣評價患者的收益?

王綠化:一個完整的放射治療療程根據不同的病人不一樣,我們在早期的病人如果做立體定向放射治療的話最短的一個多禮拜,有時候我們給四到五次,一次可能10Gy,一個禮拜就或者一到兩個禮拜就完成。有的時候我們給的劑量沒有那么高68Gy可能兩個禮拜或者兩個禮拜多一點就完成了,這種早期病人的治療時間會比較短的。

    局部晚期的病人我們做這種常規的劑量分割的話,一天一次,一個禮拜五次的常規劑量分割,每次2Gy的話要六七個禮拜才能完成它的治療。當然有時我們要做放射治療準備工作,準備工作做模擬定位做計劃,這個加在一起可能一個多禮拜的時間,這樣加在一起可能差不多得八個禮拜的時間,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完成整個肺癌的放射治療,尤其是同步放化療的時間要長的時間。當然腦預防照射一般也是兩個禮拜的時候,還有姑息治療的時間也在兩到三個禮拜的時間不是那么太長,所以不同的情況會有不同的。患者的收益來說,大家都希望有所謂根治性的治療,希望給它治好,姑息治療的話就想提高腫瘤的控制時間,能夠提高患者的生存時間,提高他的生活質量,這種情況。這都是獲益的,這種獲益應該是大部分患者都能從中獲益,當然預防照射的話,治療的時候雖然獲益情況不明顯,但是有一部分照射以后不再出現復發了,那就是獲益了。當然有一部分人可能還會出現復發,但是也有可能復發的時間會延遲了也是一獲益。因此,獲益應該是接受這個治療就有不同程度的獲益。

主持人:其實放療和化療患者最擔心的就是像剛才王院長說的,有哪些副作用,我們怎么來區分這個是放療帶來的副作用還是因為腫瘤疾病本身引起的狀況?

王綠化:所有醫學都有一些副作用,因為醫療是治病不是一個享受。放療的副作用根據不同的疾病可能有所不同,還有治療劑量大小不同,有一些疾病我們現在治療的劑量用低了的話,它的副作用可能不那么明顯,淋巴瘤的治療我們盡量定的范圍小了不像以前那么大了。當然對其它的腫瘤比較常見的副作用可能是皮膚的反應,皮膚反應不同腫瘤也不一樣的,像胸部腫瘤放療皮膚反應比較少,因為我們給多個照射的方向,把皮膚的劑量降低了保護好了皮膚反應少一些。

當然可以出現消化道的反應,像胸部會出現食管的反應,腹部會出現胃腸的一些反應,包括盆腔的治療會有大便次數多這種消化道的反應。治療不同會出現口腔黏膜的反應,比如嗓子疼、咽東西吃不進去這種情況都有的,當然也可能出現皮膚的反應。這些反應醫生都會給予適當的處理,處理之后這些癥狀會減輕一些,由于治療是一直在進行的,癥狀可能減輕一些,但是不會一下子消失的。一般的話這個癥狀在治療結束以后一般兩個禮拜左右慢慢就消失了,嗓子疼慢慢好,肺部的反應食管的反應也慢慢好了。有的患者說,本來我咽東西不疼,結果治療以后反而治壞了,吃不下去飯了,什么原因?因為咽東西疼不能吃飯。這是治療反應的問題不是腫瘤的問題,不能以為自己的病加重了。我們一般給病人做好解釋工作的話,都能理解,告訴他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當然有的時候也會有一些腫瘤自身引起來的癥狀,這個實際上臨床醫生能區分出來的,給病人做好解釋工作。這些作為患者或者家屬在這方面的顧慮可能還需要接診的醫生做一些耐心的解釋工作,告知治療中間伴隨的一些反應一些現象,并且通過這個痛苦的階段之后慢慢會好的,以后對治療疾病非常有用,多數患者能堅持這種治療。

主持人:剛才王院長也提到放療開始階段醫生的解釋工作非常必要,有患者也會問醫生,我得肺癌手術切除不就完了,為什么有時候在術前或者術后進行放療?

王綠化:我們現在講綜合治療,綜合治療就是說我們現有的治療手段比較合理結合在一起,不是隨意的堆在一起,而是合理結合在一起,先做什么治療后做什么治療,因此對于一些疾病我們要做不同的組合,就像食管癌做一些術前放療。術前放療會使腫瘤分期下降,本來是中晚期的變成中早期的或者更早一些,或者本來有病變的做完術前放療手術以后病灶都沒有了,我們叫CR完全緩解,這樣會提高療效。還有一種本來直接手術的話手術可能難度比較大,通過放療腫瘤縮小以后手術難度也會減輕。還有一些通過術前放療可以保留器官完整性,像下咽腫瘤做完術前放療對保護咽喉有一些幫助。還有直腸癌做完術前放療本來要做改道的,可能做完手術病灶縮小了可以保肛了,對于病人的生活質量影響還是非常大的。

合理的應用不同的治療手段一個是對提高治療療效會有幫助,治愈率提高了,第二個患者生活質量提高了,保留器官的功能,這個比例會增加,這也是提高他的生存率,這種情況我們要做術前的放療。

術后的放療有些不需要做術前的放療,還有一些沒有做術前放療,術后作為一個補救的措施,有些局部失敗的復發案例,高危險的病人可能通過做完術后放療降低局部的復發比例,通過降低局部復發的比例對遠處轉移降低起到一定的作用,帶來整體生存率的提高。局部復發率的降低是我們現在的一些治療模式。因此大家可能還是要認識不同的治療手段,還有不同的組合給患者帶來的好處。

主持人:我們在網上看患者咨詢,有患者說做完放療以后覺得好像沒有達到我預期當中的效果,這會是什么樣的原因?

王綠化:什么叫預期效果,因為每種治療的有效率都不一樣,放射治療的有效率可能在70%或者80%左右的有效。包括腫瘤能縮小,腫瘤完全縮小或者大部分縮小的可能達到這個比例,總會有百分之十幾的沒有效的,沒有效是隨機的,治療前不知道哪個有效哪個沒效,大家都希望落在有效這里面,沒有效認為沒達到預期的療效,實際不是這樣的。預期到有一部分會沒效的,當然有一些治療像肺癌的藥物治療可能它的有效率40%左右,60%都沒效,大家對沒效的接受程度可能更高一點,多數都沒效的。實際怎么定位這個預期,患者和醫生目標是一致的。希望多數有效,碰到沒效的病人醫生也感到很無奈,覺得他怎么能沒效呢?事實就沒效了,我們也沒辦法,只能接受這個現實情況。

主持人:任何醫療手段都不是百分之百完美的手段,都有一部分患者可能因為者各種各樣的原因導致無效。

王綠化:有效率是有比例的。

主持人:最后請王院長為廣大的肺癌患者還有他們的家屬講幾句話。

王綠化:實際腫瘤的治療就像大家現在比較流行的說法,它是一個系統工程,我們理性的認識它理性的對待它。家屬、患者和醫生在這個時候是一個戰壕的戰友,我們的目標想減輕患者的痛苦,把這個病治好,如果這個病不能根治的也要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減輕病人的痛苦提高生活質量。當自己的親朋好友或者自己碰到這種病的話開始可能大家都會有緊張的,這畢竟是一個大病,是一個大的事件。其實這種情況我想大家還是應該慢慢靜下心來理性面對這種情況,第一不要急躁,二不要有病亂投醫,理性找有一定經驗的好的醫院找有經驗的?拼蠓蛉ヂ犎∫庖娊邮合理的治療,得到最佳的效果,再次感謝大家。

主持人:感謝王院長的精彩講解,也感謝廣大網友的收看,我們會在后面的節目當中陸續請到醫科院腫瘤醫院其它肺癌專家委大家講解肺癌有關的知識,歡迎到時收看,再見!

好大夫在線微信

掃描二維碼,即刻關注“好大夫在線”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疾病資訊、查詢醫生信息、申請一對一專家咨詢

出品:好大夫在線 | 策劃:王凱 | 攝像:楊超 | 制作:王凱 | 設計:于佳穎 |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備案編號:11010502030429 京ICP證080340號 京ICP備06057344號 京衛網審[2013]第0092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8]字第213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京)-非經營性-2017-003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好大夫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20

什么彩票平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