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化療的方案選擇與療效評估

“上世紀40年代出現的氮芥,是我們第一個化療藥物。腫瘤的化療經過半個多世紀的進展,實際已經是非常重要的治療策略。并且我們預計未來無論把腫瘤的分子機制研究得多透徹,無論有多少藥物出來,化療都是不可替代的,化療和靶向治療需要交替進行,在不同的人群里面都需要!薄鯘嵔淌

本期訪談嘉賓:王潔 北京大學腫瘤醫院胸部腫瘤內一科科主任、主任醫師

不同類型肺癌的化療方案各有不同

訪談全文

InterView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您收看專家訪談,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請到了北京大學腫瘤醫院胸部腫瘤內科王潔教授來到訪談間,跟各位網友談談肺癌化療的問題,王主任您好。

王潔教授:大家好,非常高興有機會跟大家一塊兒就大家關心的肺癌化療問題做一個討論。

主持人:歡迎王主任,提起肺癌特別是肺癌化療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我們先來看一個問題,肺癌化療它的常用藥物和方案都有哪些,特別化療周期是什么樣的概念,請王主任解答一下。

王潔教授:肺癌的化療常用的藥物方案我想可能還是要分,后面大家提的問題包括小細胞和非小細胞肺癌,肺癌分了兩大類型,一個是非小細胞肺癌占到大概80%以上,不到20%的患者是小細胞肺癌,臨床當中針對這兩種類型都是化療,但是具體的藥效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

非小細胞肺癌的標準化療方案藥物主要是原來90年代以后的新藥像所謂的三代藥物,吉西他濱健擇、紫杉醇類的藥物包括紫杉醇或者多烯紫杉醇,這是90年代所謂的三代藥物,再加上鉑類,鉑類是一個基礎的用藥加鉑聯合化療方案,這是我們在非小細胞肺癌里面的標準治療。到了21世紀以后尤其最近這幾年,有一些更新的藥物比如像低毒性的化療藥物應運而生,尤其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培美曲塞,我們期待著以后更多的無毒性的藥物。培美曲塞是作用于葉酸代謝中多個代謝酶的藥物,包括二氫葉酸還原酶,胸苷酸合成酶等等這樣一些針對細胞DNA合成的藥物,它的毒性是非常低的,目前有多項研究包括國內研究提示無論培美曲塞在一線二線或者維持治療里面尤其對非鱗的非小細胞肺癌效果不錯,加上鉑類聯合治療對于某些PS好的患者也是標準治療。

 還有一個藥物也是值得大家關注的,雖然這個藥在國內在肺癌上面目前SFDA沒有批準,但還是值得關注的,就是納米紫杉醇白蛋白結合性的紫杉醇,從國內很多中心應用來看這個藥是很有潛力的藥物,它的毒性跟常規的包括紫杉醇或者多烯紫杉醇相比沒有更低,但是這兩類藥物失敗的時候復治的患者,目前來看效果是不錯的藥物,我認為它還是有靶點的化療藥物,只是目前還沒有更多的數據去證實怎么樣篩選病人。

小細胞肺癌經典的方案還是依托泊苷VP16再加上鉑類包括順鉑卡鉑這類的藥物,這些聯合治療方案無論在早期小細胞肺癌還是晚期小細胞肺癌仍然是標準,一線治療效果已經非常好能達到60%—80%的有效率。但是大家試圖挑戰這個方案,F在有一類藥物CPT-11是拓撲異構酶Ⅰ抑制劑,國際上做了很多探索,現在有前景的藥物CPT-11依尼替康,這個藥物從我們的專業來說是一個拓撲異構酶1的抑制劑,這個藥物跟鉑類聯合國際上已經很多種這樣的三期臨床研究,跟VP16+鉑類的標準方案做對比,已經做了三期研究。但是東西方的結果不一樣,日本得出來的結果這個方案是超越了EP和EC,但是在歐美人群里面沒有得到證實,這個方案在中國目前可以作為侯選的一線,但是沒有說比EP或者EC要好,大部分中心還是選擇VP16+鉑類作為標準治療。小細胞肺癌的二線治療或者三線治療缺乏大樣本研究。拓撲替康這個藥已經有三期臨床研究證實它在小細胞肺癌二線治療里面是有前景的。還有氨柔比星這類的蒽環類加拓撲異構酶Ⅰ的兩個作用機制的藥物,目前也有研究苗頭提示對難治性的小細胞肺癌一線很快失敗的難治性小細胞肺癌效果是不錯的,這個也需要大宗的臨床研究去證實它。

主持人:我們的網友咨詢中經常提到化療周期這個詞,化療周期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

王潔教授:化療周期是根據藥物的半衰期以及根據腫瘤倍增的時間來制訂的比如一個方案可能有21天一個周期就是我在打這個方案的時候需要多長的時間,從第一天開始到在第二次重復這個方案間隔的時間,是從第一天開始算的,不是說打完化療再去算。一般肺癌方案里面都是三周方案或者四周的方案,從第一天算這個方案到第21天或者22天重復或者到28天再重復29天再重復,這個周期一般是根據剛剛談到的腫瘤倍增時間和藥物的半衰期來確定它。

主持人:我注意到王主任提到一線治療和二線治療,一線和二線是什么概念?

王潔教授:我們經常見到一些患者可能經過治療的話就說我已經打了一個化療方案,腫瘤沒有縮小它是穩定的就換第二個方案,他認為這是二線,其實這不是二線。我們說一線方案是初始治療方案,這是一線方案,這個方案經過治療以后,我們一般兩個周期或者四個周期去做評估。評估以后覺得這個方案是不好的,腫瘤在繼續增長或者癥狀加重,這時候就要換方案,這時候的方案才叫二線。以此類推二線失敗的沒有達到我們預定的療效,這時候換第三個方案叫三線方案。然而有些地方不是說失敗了再去換,它是穩定了就再去換一個方案是。在臨床上我們認為穩定也是有效的,也是臨床受益的表現。這個方案我個人認為不叫二線,是不規范的治療,我們不要一看到疾病穩定就去換方案,穩定和縮小實際都是有效的表現,還要結合臨床癥狀有沒有改善,如有改善肯定是臨床受益,這種情況下是不應該去換方案的。

主持人:能不能理解二線治療是一線治療失敗之后的備選?

王潔教授:對。

主持人:肺癌有不同的臨床分期,不同分期會采取不同的化療方案嗎?哪些因素會影響我們制訂化療方案?

王潔教授:分期應該說還是跟我們的治療方案有一定的關系,但是目前我們決定一個治療方案的話一個是根據分期,更重要的是根據病理組織學分型。比如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治療方案是不一樣的,非小細胞肺癌里面鱗癌和腺癌也是有不同的情況,病理類型是很重要的。

目前在靶向治療上早期的病人包括輔助的治療,放療同步現在沒有證據,但是在化療方案里面可能剛剛談到一個低毒性的化療藥物叫培美曲塞的藥物,目前早期輔助治療或者放化療同步里面沒有大宗的研究,所以沒有把它作為一種在guideline(臨床診療指南)里面一定要用的方案,但是晚期里面尤其非鱗的非小細胞肺癌,培美曲塞這個藥物非常值得推薦,因為它是低毒性的藥物。

選擇方案的時候聯合治療還是單藥治療還取決于病人一般行為狀態的評分,如果病人趟在床上起不來了或者病人年紀很大了,化療方案能不能選有本質的考慮,如果他雖然身體弱一點但是還能做化療,我們就不會給他選擇聯合治療可能就是單藥,尤其是一些老年患者,70歲、75歲以上的,一般狀態行為狀態評判稍微差一點的,我們有一套評判標準,這種患者我們可能給他單藥甚至分成小劑量的每周治療方案,打兩周或者打三周這樣的方案,這樣患者的耐受會好一點,副反應會好一些。

主持人:剛才王主任提到單藥化療和聯合用藥化療,對于身體狀況比較好的人是不是化療藥物用的越多效果越好?

王潔教授:這個問題蠻好的,可能很多患者想著我要不要用三個四個藥,在國際國內已經很多的研究,尤其在前些年包括二代藥物三代藥物出來以后做過很多探索,發現實際上如果三藥方案聯合的話,實際上沒有明顯的延長腫瘤患者生存時間。三藥聯合方案在無病進展生存時間上稍有優勢,但是總的生存時間上沒有顯著延長,三藥聯合方案毒副反應比兩藥聯合方案要高,目前我們還是主張無論在所謂的治療指南包括衛生部的治療規范里面都提到我們還是以兩藥聯合尤其含鉑的聯合為主,只是說種種原因如本來就有腎功能的問題或者已經有耳毒性神經毒性,這些不能用鉑類的話,我們考慮非鉑方案,兩個三代藥物或者一個三代加上培美曲塞這種方案,但是目前沒有太多這方面的報道。

主持人:剛才王主任也提到了實際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的化療還是有很大不同的地方,您再簡要介紹一下具體的不同在哪里。

王潔教授:小細胞肺癌和非小細胞肺癌,本身遺傳學的背景就不一樣,我們說一個疾病背后有很多基因變異,基因出現了改變,當然基因改變是有遺傳的因素同時也有環境的因素導致的。小細胞和非小細胞近兩年已經研究它的驅動基因,即在腫瘤發病當中關鍵的基因這方面,最近這些年國際國內的專家們都在做很多探索,發現包括腺癌、鱗癌和小細胞背后的分子機制是不一樣的,驅動的關鍵基因出現改變是不一樣的,導致了我們在治療上可能選擇的不一樣。

小細胞肺癌對化療是很敏感的,它的優點對化放療比較敏感,但是缺點就是它是一個全身性的疾病,即使有時候做了規范的檢查認為它沒有影像學上可以看到的轉移,實際上它已經可能存在微小的轉移,已經有潛在的遠處轉移。所以小細胞肺癌不主張做手術,除非是非常非常早的周邊的小細胞肺癌,這種病人很少。一般是以放化療為主,他的化療方案像依托泊苷這類又便宜也是傳統的藥物,價格非常非常便宜,但是效果非常非常好。但是它只是一線效果非常好,我們一般是以三個月為界,做完治療每2-3個月做檢查,一般認為如果四到六個周期的治療停止以后,三個月之內絕大部分病人就會出現疾病的反撲,疾病進展了以后再去做治療很快出現耐藥,效果就不好。為什么說小細胞肺癌一線治療效果那么好達到60%—80%的有效,總的生存時間甚至比非小細胞肺癌還要差,就是很快反撲,進展了以后效果就不好。這是小細胞肺癌的特點,所以我們在治療上也要規范,這些年也在探索怎么樣做維持,雖然目前還沒有一個明確的方案說可以維持治療,這是搞腫瘤的醫生們包括科學家們一直在追求的在研究的,讓一線治療之后有一個藥物能夠延緩疾病進展,生存時間更長一些,從而讓一線療效能夠延續保持,這是我們在做的,包括我們中心正在研究的。這是小細胞肺癌具有挑戰性的難題。

非小細胞肺癌化療這些年來發展比小細胞要快多了,不光靶向治療,化療剛剛談到的培美曲塞,納米紫杉醇剛才談到新型白蛋白紫杉醇,還有S1藥物這是日本研究的也有點苗頭。因為發病高,所以國際國內非常關注,非小細胞肺癌整個藥物進展上比小細胞要快得多,包括治療策略上,F在我們一線治療以后可以對一些效果好的大范圍的臨床受益的患者包括PR、CR、SD的患者可以做維持。在小細胞肺癌臨床現在沒有維持的藥物,但是非小細胞肺癌有維持的,比如用培美曲塞這類低毒性的化療藥物做維持,這都是治療上的特點。

主持人:網友常常咨詢這樣一個問題,他們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在大醫院長期治療,就選擇由大醫院的專家制定化療方案,再到當地醫院進行持續化療。這樣的方法是不是可行?如果可行有哪些方面需要特別注意?

王潔教授:我覺得是可行的,因為所有的病人都涌到大醫院或者?漆t院是不現實的問題,也沒有這個必要。但是即使你把方案帶回當地去,一定要去?漆t院,如果沒有?漆t院就去一個綜合醫院的腫瘤?,這樣的話我覺得比去其它的科室會好一些,F在一個疾病專攻越來越明顯,不能說一個大夫什么病都能治,什么腫瘤都可以治,既治腫瘤又治非腫瘤的疾病肯定是治不好的,現在的發展越來越細化了,要講究多學科的交叉,所以必須在一個疾病上下很多的努力傾注所有的精力去關注,你可能才研究得比較透徹。帶回去的話,即使回當地也要去?漆t院,這樣能保證我們這個方案,你帶個方案去寫幾行字,但是要落實到一個具體的治療方案上,落實到行動上,如果沒有專業背景的話還是有差距的。還有一個,?拼蠓蚨贾牢覀冇靡粋方案的話除了抗腫瘤藥物本身還有一系列的輔助支持治療,包括保護心臟、保護肝臟預防這一類的,包括有些鉑類藥物順鉑需要水化,沒有專業背景可能不知道,這樣給病人帶來一些損失。這一點要注意。

主持人:我們剛才談了很多關于化療方面的問題,其實我相信有一個問題患者最關心那就是化療的副作用有哪些,不同的化療藥物的副作用有什么不同,相信提起化療副作用不光是患者甚至有些醫生可能一提到副作用就想到嘔吐、惡心、掉頭發等等,請王主任介紹一下。

王潔教授:這個問題我覺得也是大家非常關注的問題,我在臨床上經常接觸到不少的病人,大家現在知道有靶向治療,基因突變患者其實還有一條路接受靶向。很多患者誤以為我不能接受靶向如果接受化療,那就是死路一條沒有前景。實際上這種看法是不對的。

化療歷經半個多世紀從上世紀40年代氮芥的出現,這是我們第一個化療藥物,半個多世紀的進展,實際已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治療策略。并且我們預計未來無論我們把腫瘤的分子機制研究得多透徹,無論有多少藥物出來,化療都是不可替代的,化療和靶向需要交替,在不同的人群里面都需要。比如一開始有些病人可能因為基因的特殊改變先選靶向,但是靶向失敗之后一定去接受化療,只要他PS一般行為綜合評分好的話一定要接受化療,化療失敗之后還可以回到靶向,交替治療能夠延長病人生存,以前有很多國際國內研究的數據證實這一點。如果即使一開始不能選靶向必須選化療的這部分病人也是非常有希望的。剛剛反復強調我們現在化療的策略已經做了很多的改進,尤其是一些低毒性的化療藥物出來,未來還會有更多的低毒性化療藥物的問世,副反應會非常非常低。同時除了低的毒性以外還有一系列的保護輔助治療措施這些藥物。

化療的副反應最常見的是骨髓抑制,比如紅細胞、白細胞或者血小板因為化療以后骨髓受到抑制以后釋放到血很少,繼發的有些白細胞的減少有可能出現發熱、感染一系列的嚴重的感染,有可能血小板降低出現出血,內臟出血甚至顱內出血,還有皮疹皮膚的出血等等或者貧血患者出現一系列的包括由于貧血引起的癥狀。這都是我們在化療里面我覺得是一大重要的挑戰。但是目前實際上我們的這些藥物治療策略上改變以后,比如有些藥物毒性大一點給它分開,用每周的方案小劑量的方案,這樣副反應降低,本來有一些貧血低毒性的藥物三到四周的骨髓抑制白細胞降低這些表現僅僅只有5%,一百個病人當中有五個病人出現,還有一整套的預防措施,F在化療已經跟我們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概念是完全不一樣了,大部分病人的化療是安全的,有一系列的保護措施包括治療以后的監測、預防,我想應該是沒有問題。我在這兒也想跟病友強調一點,如果大夫讓你接受化療,你一定不要有心理上的畏懼我就沒有前景了,很多患者都是從化療里面受益的,這一點一定要有信心。

副反應上除了骨髓抑制以外可能還會有包括神經毒性,比如紫杉醇一類的藥物神經毒性就是手足發麻,嚴重的病人走路像踩棉花一樣,但是發生的可能性比較小,畢竟還有一些藥物可以做一些預防。神經毒性是一方面,還有心臟毒性或者腎毒性,這些都是我們所遇得到的。還有比較常見的很多藥物會出現消化道反應,惡心嘔吐,這個也是我們很困擾的一點。但是現在已經有很多這方面的止吐的藥物出來,我們有很多包括有些長效的止吐的效果可以延長很長的時間,長效的短效的聯合,這個問題不是主要的問題,主要是大家要坦然的接受這種治療策略。

主持人:王主任強調了現在的化療方案和十年前二十年前的理念完全不一樣,即使出現癥狀也有對癥處理的方法。如何評價患者從化療當中獲得的收益,是否獲益,這些指標都有哪些?

王潔教授:我想對于化療傳統的化療療效評估從影像學檢查里面看看,原來左肺上大的腫物,或者肺里有多發結節,遠處腦、骨、肝臟有轉移,所以我們強調每兩個周期一般要做一次評估復查,對你的病灶所在的那些部位要做一些檢查。如果它縮小了,我們按照RECIST國際通用標準,比如我們腫瘤的長徑縮小超過30%以上我們認為它是有效的,要增大了一看就是失敗了。還有一種就是略微大一點點或者略微小一點或者根本不變這個就叫維持穩定。我想一個是客觀的影像評估,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另外一個方面我們也很關注他的生活質量和癥狀的改善,這一點在制訂要不要換二線方案,疾病進展與否上也是很重要的。有時影像學上沒有大的改變它穩定,這時候癥狀改善非常明顯,這種病人一定不要去換方案。如果情況相反的話,影像學上沒有什么改變或者略微大了一點點,病人顯著的癥狀加重,而且加重我們認為是跟疾病有關系,那么這個時候我想腫瘤的大小沒有變,但是可能變得更實了,內在的東西更多了,瘤細胞更多了,這時候可能還是要考慮調整方案。我想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理念。

主持人:化療期間我們需要多長時間來評價治療的結果?

王潔教授:剛剛講了一般治療期間每兩到三個周期,比如你是21天是一個周期,三周是一個周期的話,我們六周就去做評估,第三個周期治療之前我們應該去做一個評估評價,這也是國際上通用的,包括很多臨床實驗也用這樣一個評價的時間窗。

主持人:化療效果不好的時候,像您剛才說化療評估指標不好,患者心理上比較焦慮,這種情況您一般對患者有什么樣的建議?

王潔教授:我們在一線治療的時候有效的化療病人能達到30%—40%,穩定的病人在20%多不到30%,換句話說還有30%左右的患者會在治療過程中疾病進展。我想在化療前我們無法去預測哪個病人會改善,目前沒有像靶向治療這樣的預測體系,在治療前可以檢測一個基因來預測大概療效是多少,F在在化療里面這套體系目前還沒有,預測到底是效果好還是不好,我們只能看治療之后病人的情況。你是屬于60%—70%臨床受益的患者,還是屬于30%左右的疾病進展。事先沒法告訴你但是評估以后會知道。這個時候我們會采取調整方案。

現在肺癌的發展是越來越快速,整個國際上肺癌是整個腫瘤里面發展最快之一的腫瘤了,有很多日新月異的新的藥物,即使是落到沒有效的這一組人群里面也不要著急,好的心態對于治療是非常有幫助的。把治療的事交給醫生,醫生可以根據你的情況你當時的包括一般的行為狀態評分,甚至做一些基因的分析來選擇一個后續的治療藥物。一個方案失敗,兩個方案失敗都不要有緊張的情緒,坦然一點共同去努力一塊兒制訂最適合的方案,不能保證讓你一定有效,但是至少是最合理的方案,這樣的話成功的幾率也會更大一些。

主持人:王主任強調患者的樂觀和對自己的信心也是治療當中非常重要的關鍵。

王潔教授:樂觀對于自己的信心對于醫生的相信信任都是很重要的,依從性在整個治療里面也是非常重要的,醫患相互信任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網上很多患者提問題,我期待通過化療能夠預防腫瘤的轉移,因為他特別怕得了腫瘤之后又轉移,您覺得化療能達到這樣的作用嗎?

王潔教授:我不知道這個患者是在哪個階段,如果是早期患者經過手術,通過輔助治療預防,提高五年生存率治愈率,能夠延緩疾病進展疾病復發,我覺得這是完全可能的。但是,F在沒有一套預測說哪個病人一定能從輔助化療里面受益,哪個病人不能從中受益,沒有這樣一套預測體系。目前的輔助治療的話可能有10%左右的患者能夠從輔助治療里面去得到受益去預防他的轉移,避免他過早出現轉移,但是更多的病人是沒有效的,白白去做化療,這是一個很嚴峻的現實,需要我們加倍去努力找到真正需要的患者,不要過度治療。

中晚期有局部轉移或者遠處轉移的患者,只要沒做手術,一般不可能說把它完全真正達到臨床上的完全緩解完全在影像上看不到,這種病人是微乎其微的。大部分病人經過治療之后縮小或者穩定了,那這時候實際還帶著腫瘤,這時候有局部的轉移,我們很多患者說預防再次出現轉移,這種可能性是有的。我們現在講的維持治療,比如一線治療四到六個周期完了以后達到臨床受益的患者,我們讓他再用低毒性的化療藥物或者靶向治療的藥物去繼續吃著,定期復查,目的就是為了延緩它的疾病進展或者更多的轉移病灶的出現,這種病人也是只有一部分病人受益。未來我們腫瘤上真正做到個體化精準治療還需要一個很漫長的路要走,但是去預防包括復發包括疾病的繼續進展還是有辦法。

主持人:剛才王主任提到一個例子,很多病人說接受化療覺得沒有希望,那么現在階段科學合理的化療給患者的生存期還有生活質量帶來怎樣的改善?

王潔教授:我非常贊同我們患者應該把活得質量好放在前提,然后在這個基礎之上去追求活得長,這樣的話才更好。我們化療不會患者沒有受益就給患者打;熓俏鞣絺鱽淼,西方是非常注重生活質量的,如果是這些臨床研究沒有顯示出化療后的生存壽命和生活質量提高的話,那這一套治療理念這個策略肯定是不會長久流傳下來,并且還全世界傳播。我想這一點大家要相信,絕大部分病人60%左右70%左右的患者還是從我們的化療當中受益,包括生活質量的受益還有生存時間的延長,這一點不要去懷疑。但是的確有一部分病人一邊化療一邊進展,選一個方案進展,換兩個方案三個方案也還是進展,這種患者也有,我們另辟蹊徑看看靶向還有未來更多的藥物出來,我們還有更多的選擇余地。我還是回到那句話,肺癌診療的發展真是非?焖偃招略庐,要對這個疾病充滿信心,F在我們中位生存時間已經從既往的比如晚期患者大概只有10個月左右,現在已經一年半,同時突變的患者接受靶向治療的話甚至中位時間達到三年,這個進步是非?焖俚,大家一定要有信心。

主持人:王主任對于肺癌的治療經驗非常豐富,您臨床上有沒有遇到特別是晚期肺癌患者他們可能覺得放棄治療或者干脆不要去治療了,您對這樣的患者給他什么樣的建議?

王潔教授:這個想法是不對的,除非放棄治療是在哪種情況,發現這個疾病是晚期,晚期并不不怕,我們天天治的就是晚期,肺癌確診的時候真正做手術的病人不到30%,我前面講了,大部分病人是中晚期的患者,晚期并不可怕,我們害怕的是患者一確診身體狀況就非常非常差或者就診的時候非常非常差,已經躺在床上起不來,這時候我們要做治療的話靶向治療還有一點點希望,但是躺在床上完全起不來,我們也不會貿然給患者做化療,有可能他的副反應就會致病人于死地,除非是這種情況,否則如果能夠活動,醫生評估你的狀態還可以,那應該去接受治療,一定要去積極接受治療。接受治療的話我想有很大部分病人剛剛談到生存質量上得到提高,甚至在這個基礎上得到生存時間的延長,為什么不去嘗試一下呢?如果一診斷就是晚期就放棄的話,那會失去很多的機會。我是不大同意這樣的,一定要讓大夫看,已經是非常垂危的情況躺在床上完全起不來非常弱了,這種情況我們可以用一些對癥支持治療,甚至看看靶向治療能不能起作用。

主持人:王主任強調晚期肺癌治療絕不等于人財兩空這樣一個概念。

王潔教授:看你怎么講了,我們現在的醫療條件是越來越好了,我們的好多化療藥物都是醫?梢詧箐N的,即使醫保有一部分像培美曲塞低毒性目前這個藥物還沒有列入醫保,相信未來也會有醫保。就看你怎么講了,你如果一得了肺癌或者晚期肺癌放棄治療的話,雖然你沒有花費很多的費用,畢竟你沒有去做努力,對自己是不負責任的表現,生命是很寶貴的,如果通過治療提高生活質量基礎上延長生存時間,并且這種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大的,為什么不去做嘗試呢?但是我在這兒特別想呼吁我們國家的醫保政策以后能夠更加的人性化更加的合理,那些明明效果非常好的藥物不列入醫保的話對很多患者來說也是一個損失,種種原因用不到用不了這個藥物失去了完全可能有效的機會,我覺得這也是我們特別不愿意看到的現象,希望我們的醫保政策能夠更多的把好的藥物,已經研究證實的藥物把它盡快吸收進來,不要老是滯后,這樣的話我想可能我們的患者就會在抗癌的征途當中更加積極。

主持人:我們知道現在其實肺癌治療有放療、化療、手術治療還有靶向治療,化療往往同時結合其它一些手段來給患者進行個體化治療,您剛才提到這個個體化治療,這個個體化治療是一種什么樣的概念?

王潔教授:目前個體化的治療最經典的就是靶向治療了,我們利用活檢腫瘤組織做基因分型,再過幾年不是做一個基因,可能用一個標本去做多基因。我們未來可能會有針對很多不同的基因所謂的關鍵基因的藥物,在融合基因變異基礎上的叫克唑替尼藥物很快上市,明年后年可能會有一些藥物陸陸續續進入臨床?赡茉龠^幾年有可能小組織去做它的基因分析,看看它的哪個基因是變異的,或者哪兩個基因變異可能相應選擇藥物,這就叫個體化治療。

   現在化療整個研究相對于個體化靶向治療方面可能會有一點滯后,因為化療跟靶向還有一些不一樣,靶向針對一個突變的基因,化療是針對DNA的,需要找到一個跟它關系很緊密的所謂的藥物靶基因,藥物上面是比較難的,需要另外想一些辦法,整個代謝等等或者從藥物的代謝酶等方面去找哪些病人適合治療,這是我們要研究的。目前化療沒有個體化的基因檢測去決定化療方案的優劣,我們的化療更多的是體現在臨床,我們根據臨床病理特點,比如剛剛談到如果小細胞肺癌可能選VP16依托泊苷再加上鉑類,如果是非小細胞肺癌比如腺癌更多選擇像培美曲塞這類的藥物,鱗癌選擇吉西他濱或者多烯紫杉醇做一線。一個是根據病理類型,第二個要根據他的一般的基礎狀態,換句話說有些藥物的心血管毒性是很重要的,比如紫杉醇一類的藥物容易引起心率失常等等,如果這個病人有冠心病盡可能避免選這類的藥物。如果這個病人本來就有腎功能不全,那這時候我們鉑類是肯定不能選尤其順鉑不能選,會謹慎,要治療的話選擇低毒性的單藥而不是含鉑方案。我們的化療上個性化治療目前仍然根據臨床病理的特點還有一般行為狀態去選擇合適的治療方案,這一點也是我們?漆t生一定要注意的。

主持人:訪談最后請王主任給廣大肺癌患者家屬特別是已經確診肺癌馬上要化療或者正在化療當中的患者和家屬講幾句話。

王潔教授:我始終給我的患者朋友們講,得腫瘤肯定是不幸的,但是幸運的是現在我們有很多治療的方式,整個社會對腫瘤尤其對肺癌還是比較關注的。肺癌我想無論是國際國內這些年我們的研究都是走在比較前列,并且國內的肺癌整個研究借助靶向治療這樣一個機會,我們跟國際的距離是越來越拉近,甚至某些方面我們已經達到國際水平包括EGFR突變基礎上的個體化治療,我們的研究在國際國內舞臺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在不幸當中還是能夠看到一點曙光。我特別希望大家能夠得了病以后一定到?漆t院經過規范治療,而不是說放棄治療或者是不規范的治療,不規范的治療無疑對我們來說是二次打擊,這一點一定要注意。這是我特別想說的第一點。第二,在抗擊腫瘤的征途當中你們并不孤單,我們永遠跟你你們站在一塊兒,我們北京大學胸部腫瘤內一科的全部同仁還有國內的很多肺癌專家們我們都會跟你們一塊兒,我們共同努力讓我們的生活質量更好,并能夠在這個基礎之上有更長的生存時間。謝謝。

主持人:非常感謝王主任對患者和家屬的鼓勵,也感謝王主任的精彩講解,感謝網友收看本次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好大夫在線微信

掃描二維碼,即刻關注“好大夫在線”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疾病資訊、查詢醫生信息、申請一對一專家咨詢

出品:好大夫在線 | 策劃:王凱 | 攝像:楊超 |制作:王凱 | 設計:于佳穎 |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備案編號:11010502030429 京ICP證080340號 京ICP備06057344號 京衛網審[2013]第0092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8]字第213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京)-非經營性-2017-003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好大夫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20

什么彩票平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