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患者:選擇活得長還是活得好

“得了腫瘤,對于患者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打擊,這時候他除了自己堅強自己接受,家庭和社會的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作為家庭成員應該給予患者更多的理解,更多的關懷和更多的支持,這樣可以使家屬和患者共同努力。再加上醫生的治療,克服患者的恐懼心理,盡可能使疾病的預后得到很好的改善!--李峻嶺

本期訪談嘉賓:李峻嶺 醫科院腫瘤醫院腫瘤內科

              高樹庚 醫科院腫瘤醫院胸外科

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期越來越長

訪談全文

InterView

主持人:在上期節目當中兩位老師提到晚期肺癌,實際上很多患者都不明白晚期如何界定,一聽到晚期兩個字覺得特別恐怖,好像沒有一個解決的方法,首先先請李老師給大家講一下什么叫晚期肺癌。

李峻嶺教授:目前認為的晚期肺癌主要指的是診斷的時候已經失去了手術機會的,超出手術范圍的肺癌,另外一個就是手術以后出現的一些肺癌,還有經過局部晚期的同步放化療根治性的治療之后又出現復發和轉移的這樣一些患者。實際上隨著影像學的進步,核磁以及CT在臨床上的大量應用,也可以發現很多過去認為是早期肺癌但現在出現轉移性的肺癌,我個人理解轉移性肺癌給人的感覺好一些,晚期肺癌好像會感覺我的期別已經特別特別晚了,我通常在和患者交流當中還是希望最好能用轉移性肺癌更好一些。

主持人:患者一提到晚期肺癌就會覺得等于死亡了,您覺得這個說法合適嗎?

李峻嶺教授: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實際上不是這樣的,F在隨著治療水平的提高,過去很多時候認為的生存期限很短的肺癌可以活很長很長,可以活很多年。所謂的晚期肺癌比如說像孤立的顱內轉移,肺部的病灶是可以手術的,經過手術以后這樣的患者是可以治愈的。還有一些孤立的像腎上腺或者骨頭的轉移,這樣的病人經過恰當的治療也是可以治愈的,應該還是要有信心。

主持人:李老師,您在臨床上見過我們老百姓眼中晚期肺癌的患者,他們存活最長的時間可以到多長?

李峻嶺教授:有長期存活的,活幾年的患者是越來越多了,因為可以看到他的病歷越來越厚,過去看病歷很薄的,現在病歷越來越厚,寫既往治療要寫很長的一段,生存時間還是得到明顯的改善。

主持人:活得長,不斷去就診,病例就越來越厚,上次節目當中也提到肺炎的不同類型,不同類型肺癌預后如何呢?

李峻嶺教授:肺癌過去我們分為非小細胞肺癌和小細胞肺癌,現在基本不這樣分類,小細胞肺癌、腺癌、鱗癌、大細胞癌,像腺癌里面不抽煙的這一類患者如果有EGFR表皮生長因子基因突變的患者,他經過恰當治療之后預后是非常好的,可能50%以上的人能活到多年以上。

主持人:相對來說小細胞肺癌的預后呢?

李峻嶺教授:小細胞肺癌它的治療,目前還是對于局限期小細胞肺癌經過化療,化療之后盡可能早的進行胸部的放療,那么可以有20%左右的患者是能夠得到治愈。但是強調小細胞肺癌一定要盡早的開始進行放射治療,化療之后盡早放射治療。

主持人:同步放化療嗎?

李峻嶺教授:是同步的放化療。最近研究發現,早放療比晚放療對于患者的預后改善好得多,所謂的早放療是指不遲于第三個周期,不要晚于化療的第三個周期開始進行放射治療。

主持人:我們經?瘁t生寫的科普文章會提到最多的兩個詞就是五年生存率、中位生存期,這樣兩個詞是什么樣的概念,這樣的數據是大樣本統計學的結果,那么它對于獨立的一個病人來說有什么樣的意義?

高樹庚教授:五年生存率這個其實很好理解,就是說經過某種方法治療以后或者你沒治療以后患者能夠活過五年的幾率,五年生存率30%也就是說100個病人里面有30個生存期超過五年,這是五年生存率的泛指。即使不治也有五年生存率極個別的1%或者百分之零點幾都有可能。最早期的肺癌,醫學叫ⅠA期經過單一的手術治療生存期超5年的可以達到80%,這就是五年生存率是80%,也就是說做一百個手術80%能夠活五年。中位生存期也就是說經過某種治療方法的患者群,平均的生存時間。這個平均的生存時間不是加起來以后一除,而是特殊的統計學方法算出來的。比如肺癌單純的化療以后或者單純手術以后,中位生存期比如是兩年或者說放療以后15個月,這指的是一個概率平均率,這里面有活的時間很長的,比如有活很久可能最后不是因為肺癌而死亡,也有活幾個月甚至一個月,中位生存期是這樣一個概念。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這兩個數據實際都是通過大樣本調查的結果,實際這個數據對每一個單獨的病人來說有什么樣的意義?

高樹庚教授:比如說每一個病期ⅠA期、ⅠB期、Ⅱ期、Ⅲ期或Ⅳ期的,大概五年生存率多長時間,中位生存多長時間,是根據治療的方法和治療的敏感性給你一個粗略的估計,這個估計對于個人來講應該說不是很準確的。所以不要說,比如中位生存期十個月,好像就能活十個月,其實這個差距非常大。

主持人:剛才高老師說肺癌患者包括所有腫瘤患者最關心的問題是我能活多久,這是一個最直接的問題,患者就診不同的醫院給出的結果或者說法不盡相同,兩位老師如何理解這個問題的?

李峻嶺教授:患者經常問這樣的問題或者患者家屬問這個病人還能活多長時間,我還有多長的生存時間,有時候兩家醫院是不一樣的。過去我們也有過這樣的,患者問我能活多長時間,過了一兩年患者打電話,我現在挺好的。我們盡量不這樣去告訴患者你還能活多長時間,因為有很多的不可知的因素對患者的生存有很大的影響,患者的身體狀況以及他的疾病對于治療的反應以及臨床上發現的一些可逆的因素等等,還有患者家人對他的關心以及社會上對他的關心還有自己的信念,都有可能使他的生存時間和其他同病期的患者完全不一樣。

主持人:實際上患者和家屬去問醫生患者能活多久,醫生也無法非常確切回答這個時間?

李峻嶺教授:大致有一個概率,高教授講的,群體上這個類型的這個期別大概是一個多長時間,50%的人可能多少個月以上或者多少年以上,這樣一個時間。

主持人:高老師,如果病人向您問這個問題,我能活多久,您怎樣跟病人或者家屬去交代呢?

高樹庚教授:這個問題作為醫生來講一般我會鼓勵你,不管什么期的,早期的當然告訴他治愈的希望很大,但是給病人家屬來講我們相對客觀的給他一個大概的規律數。但是一般情況下我經常跟病人家屬開玩笑,我給你算一算活多長時間,其實我們專業醫院專業醫生很反對去預測病人的壽命,特別是有很多醫院很多醫生經常說你這個超不過三個月,你最多活三個月這樣的武斷。這種預測是非?膳碌,現在再晚期的病人經過積極治療活三個月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大的,但是就像剛才李教授所講的,我原來也是經常有些很晚期的病人,淋巴結轉移非常多達到90%,有時候還是關系挺熟的,我不好意思打電話問病人還在不在,但有時候他突然來了站在你面前,來復查跟你見面時能夠嚇你一跳。所以說不要輕易去預測病人能活多久,當然得了病以后無論是患者還是家屬,特別是家屬最容易問的就是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我們應該好好的給病人做一個解釋。我覺得病人能活多久是一個盡人事聽天命的事情,醫生是難以預測的。

主持人:可能有的醫生說你最多超不過三個月,這種話給患者帶來的打擊不亞于腫瘤本身。

高樹庚教授:比腫瘤打擊大多了。比如這個概率你即使是五年生存率達到80%,那你怎么知道你在80%里面還是在20%里面,20%也是一個相當高的概率數。

主持人:我們患者的家屬往往要求醫生拿出最好的方法來,特別是經濟條件比較好的人經常說我不在乎錢,我不在乎浪費人力精力,只要達到最好的方法,兩位老師怎么理解什么是肺癌最好的治療方法?

李峻嶺教授:現在比較主張個體化治療,根據病人的病理類型,確診時的病期,他器官的功能狀況以及患者的一般狀況來制訂適合于這個患者的治療方案。打個比方,如果這個患者得的是局限期的小細胞肺癌,那么目前我們推崇的治療指引推薦的方案是足葉乙甙聯合順鉑的治療方案,這個方案有多便宜呢?可能到不了一千塊錢,光這個藥物到不了一千塊錢就能給病人用一個周期,但是它是最恰當的最標準的治療方案。因此對于這樣的患者來講,你想給他花很多的錢都花不出去,因為這就是最恰當的方案。說不上是最貴的一定是最好的,而是最恰當的最適合患者的才是最好的。剛才講到如果有表皮生長因子缺失突變的患者,只吃一種靶向藥物可能能生存很長時間,我們文獻記載比較長的大樣本的可以到達三年的時間。

主持人:最先進最貴的方法不一定是適合患者最好的方法,高老師像您外科醫生來看什么樣的方法是最好的方法?

高樹庚教授:對于肺癌來講包括對任何病來講,沒有一種方法是最好的,其實最合理的最恰當的最有效的,對你個人來講就是最好的辦法。醫生一定會給患者拿出他認為最合理最恰當的辦法,他不會留著一個好辦法不給你用,所以說患者也好家屬也好說一定用最好的辦法,那是家屬的一種愿望,他認為最好的辦法一定效果最棒。什么叫最好的辦法?價錢最高就是最好的辦法?最新的辦法就最好?其實都不盡然。醫生一定會根據文獻、醫院還有自己的經驗給你拿出他認為像剛才李教授講的個體化治療方案,你的年齡、你的病期、你的病理類型、你的經濟狀況等等綜合考慮認為這個合適,如果經過治療驗證它非常有效,這就是最好的方法。如果即使是醫生拿出了他認為最好的辦法,治療效果反而不太好,這也不能說是最好的辦法,還得去尋求其它更合理的辦法。

主持人:就像我們說買電視說買兩萬塊錢的電視一定比兩千塊錢的電視效果好,但是治療上不能這樣來考慮。

李峻嶺教授:對,通常我們會推薦有循證醫學基礎,經過大量的前瞻性的隨機三期臨床研究證實對病人可能會有效的方法,而一定不是那種探索性的方法,所以我們相對推薦經過證明可能這個方法對患者可能效果比較好的。那么現在有一種狀況就是患者家屬喜歡去尋找一些特別新的,正在進行研究的,正在探索的但是還沒有得出一個結論的這樣一些治療方法,這可能還是需要多引起一些關注的。

主持人:我們說常規的治療之外,什么方法可以改善晚期肺癌病人的生存質量,特別李老師接觸很多晚期肺癌患者,怎么能夠改善他們的生存質量?

李峻嶺教授:這個首先要對患者進行一個很好的評估,其次找到一些可逆的因素,經過現有的手段能夠讓他變得比較好一些的,比如病人可能疼痛很厲害,不能讓患者處于極端的痛苦當中,一天到晚精神不好情緒也不好,要找到他疼痛的原因,他可能是因為骨轉移引起的疼痛,那么要針對這個進行相應的一些治療,他可能出現某些壓迫癥狀非常痛苦,你要想辦法解決。比如病人出現惡性的胸腔積液,要處理這個積液,這樣使得他的生活質量能夠得到很大的改善。還有要鼓勵患者適當的活動,進行一個體能的鍛煉。我們知道腫瘤讓患者變得衰弱乏力,解決這種衰弱乏力,除了藥物之外,體能鍛煉也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我們說外科做手術,現在有很多病人理解外科醫生就是做手術切腫瘤的,腫瘤切完了沒有外科醫生的事,現在是這樣的情況嗎?

高樹庚教授:現在不是這樣,一個病的治療無論早期還是晚期,外科治療只是治療的一個重要方法,手術結束以后包括術后的恢復,后續需要怎么樣的綜合治療,是放療還是化療還是放化療同時進行還是其它的辦法如免疫治療、生物治療、靶向治療都要給病人一個合理的建議。無論手術病期的早晚我們都要有一個追蹤,在醫學上叫隨診。一個是評價他的預后、評價他的療效,另一個對以后病人的治療都是積累經驗,積累資料的過程。

主持人:怎么看待患者都希望盡可能活的更久也希望盡可能活的更長,兩位如何看待延長生存時間和改善生活質量兩者之間的平衡呢?李老師。

李峻嶺教授:因為自己也治療過一些患者,也和一些患者家屬進行過交流和溝通,有的患者他可能有這樣的想法,我要爭取活的最長,我可以忍受無窮無盡的任何的痛苦,但是我要活著,活著是他唯一的目標。但是有些患者他說我要活得好,我的生活質量要最好,哪怕活不了很長時間,但是我也不希望受太多太多的罪。作為醫生可能要和患者進行很深的很多的溝通,了解患者的真實想法,看看我們能給患者帶來什么樣的幫助,使他的生存時間得到很好的延長,使他的生活質量得到很好的改善。在這方面我想強調一下,經過治療指引,指導我們進行臨床實踐,對于患者來講對醫生來講,標準的治療給病人用完以后有哪些患者一般情況還挺好,這種情況要和患者進行很多的溝通看看下一步怎么適合于他。醫患之間的交流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了解患者的意愿也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李老師提到醫患交流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尊重患者本身的意愿,高老師如何看待這兩者之間的平衡?

高樹庚教授:肺癌治療兩大目標,第一目標就是延長生存時間就是活的時間長,第二就是提高生活質量,這兩個其實并不矛盾,現在我們采取任何一種治療方法都顧及這兩類因素。比如外科治療我們要盡量利用微創,像以前大開胸,現在基本都用的很少,基本上創傷越來越小,切口越來越小,操作也很精細,做得很徹底,F在做一個肺癌三五天就出院了,所以說術后的慢性疼痛各方面的副作用都大大減下來,在得到很好治療的同時生活質量也提高了。包括在放療,現在的放療副作用它的痛苦程度比以前已經大大減輕了,因為現在經過三維適形調強治療很精準,損傷的正常組織非常少。原來化療給我本人的印象就是病人化療過程很痛苦忍受不了,現在我幾乎看不到忍受不了的,基本上病人保證不吐或者其它各種副作用控制到最輕的程度,F在特別是對晚期的病人生活質量,保證生活質量減少痛苦和提高生存期其實是并行的。我們有很多辦法可以讓病人不難受,比如說你疼痛有藥物,也可以做局部的放療,也可以用各種各樣的比較新的辦法局部治療如這種射線那種射線,其實醫學上也稱其為伽馬刀、X刀等等,這些都可以減少他的疼痛。對于食欲不振、全身的不適等中醫中藥調理都可以。

主持人:高老師強調活得長活得好其實并不矛盾,我們看一下剛才說到有些肺癌病人發現比較早經過手術可能會治愈,他們這樣的病人如何進行一個科學的隨訪?

高樹庚教授:我們定的大的原則是無論是早期或者中晚期的兩年之內都要三個月隨訪一次,這樣的話即使是你發現局部的復發或者遠處的轉移,經過及時治療還可以活得很久。兩年以后如果說復查沒什么問題就可以調整為半年一次,半年一次基本要到五年。五年以后各方面情況挺好復查沒事逐漸一年一次,原則還是要半年一次為好。

主持人:李老師,您是怎么跟您的病人交代隨訪的問題?

李峻嶺教授:跟高教授是相似的,讓他定期來進行相應的檢查,像術后的患者還是建議患者盡可能把相應的生物標志物的檢測做好,在手術標本比較新鮮的時候它的檢測是比較準確的。

主持人:我們經常聽別人說很多肺癌包括其它的癌癥患者其實不是死于癌癥而是死于癌癥的治療,相信這個說法醫生們都聽說過,您是怎么看待這個問題的?

李峻嶺教授:所以在治療前對于患者的整體評估是很重要的,如果患者的體質非常得好,能夠經受住很強烈的治療,當然也是為了得到非常好的治療效果,我們會給病人相對比較強的順鉑聯合第三代抗癌藥物的治療,如果這個患者的體質比較差,我們有一個評估標準像PS評分在2的患者我們通常用一些溫和的化療方案或者推薦用靶向治療。那就是說我個人治療我的病人希望方案實施起來比較簡單比較容易,對患者的正常生活干擾越小越好,讓他融入社會進行正常的活動,定期來我這兒做治療,希望達到這樣一個目的。

主持人:我們經?吹接谢颊哒f患者發現癌癥,確診之后,一般條件挺好,拿到醫院內科化療,用了幾個化療療程之后人狀況反而變差了,怎么看待這樣的問題,是化療化出來的嗎?

李峻嶺教授:這種情況有的時候會發生的,因為現在的化療藥物還是屬于細胞毒類的藥物,它在治療腫瘤的同時也會給患者帶來一個副影響,像骨髓抑制、合并感染還有臟器功能的損害,有時候是不太好避免的,但是作為醫生要盡可能減少這種現象的發生。話又說回來和患者的交流和溝通是很重要的,要告訴患者你給他的化療方案可能會達到什么樣的效果,可能會對他產生什么樣的不利影響和傷害。多數情況下病人所出現的不良反應我們說是可以預期的,可以處理的,但有的時候一些特殊的個體可能對某些藥物反應會過于大也會出現一些非常危險的后果。這種情況是非常非常少見的。

主持人:高老師剛才提到病人手術之后反而導致擴散,有病人會有這樣的抱怨,您是怎么看待這個問題的?

高樹庚教授:其實在現在所有的患者治病跟以前觀念不同了,以前得了腫瘤不愿意去腫瘤醫院怕難聽,現在腫瘤非常常見了,大家科學知識非常豐富了,得了腫瘤大家非常愿意去專業的醫院去治。專業的醫院它的治療理念既要避免治療不足,就是說你用的辦法不恰當不夠,或者說外科切的不到位,光圖安全了,或者說化療用的劑量不夠,這樣造成的直接結果就是治療效果不好。但是更重要的我們也要避免治療過度,就像剛才說的治死了。這種情況不是說因為醫療故意把病人治死,而是指因為副作用導致。因為是個體差異,外科也好放療也好化療也好,治療的過程當中大部分人是有好處的,畢竟也有一部分沒效果的病人又有副作用,當然也可以說是受害者,但是這種情況目前的科學水平還沒法去完全區別開來。所以對治療出現了并發癥這種情況應有正確認識,做醫學和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樣的,都有一定的風險性。做飯還有炒糊的時候,做生意天底下沒有一個人只賺不賠,所以這種情況按常理來講大家應該理解這個事情。當然醫院的水平越高,責任心越強,知識面越廣,發生這種可能性概率相對少一些;颊咴诮邮苤委煹臅r候醫生和患者之間像李教授說的一定要有一個很好的溝通,讓他心里有一個底線。如果說我做這個治療只想好的不想壞的,我相信沒有任何醫生敢去治療。

主持人:高老師強調醫學的治療對于患者來說也是獲益風險并存,獲益的會更多,風險有些人是不可預期的。有些患者在醫院常規的手段各種治療方法不滿意就會多管齊下,死馬當活馬醫,覺得萬一要是各種偏方什么有用呢,兩位老師怎么看這種想法?

李峻嶺教授:有的時候會碰到病人經過很常規的治療,醫生能夠推薦的治療方案都已經用過了,但是疾病還是在復發著,這時候患者以及患者的家屬是比較焦慮的,這時候他就有可能接受一些可能是探索性的或者是對病人不一定有好處的治療,使得他會遭受很大的罪,也花很多的冤枉錢。我個人覺得對于這樣的患者還是進行多方面的溝通,進行很深層次的溝通,讓他了解到目前他的一個狀況,后續的治療應該讓他生活質量更好一些,而不是要把這個病徹底治愈。到目前為止常規的治療已經用完了,后續的治療應該讓他的生活質量更好,在這個情況下讓他享受后面的生活。

主持人:有些患者可能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搜集來的一些偏方不但不會對他的治療有幫助反而對他的治療帶來損害,高老師您怎么看待患者尋求偏方的這樣一些想法?

高樹庚教授:對待這個問題我的觀點非常明確,第一我不反對病人去,比如說外科放療化療效果不好的時候尋求一些中醫中藥免疫治療這些辦法,其實這些辦法也是科學的。但對于沒有任何科學研究證實的那些偏方我是堅決反對的,那個東西是一定不會有用的,而且對大部分人是有害的,對于有害兩方面一個方面是經濟上的損失,另外一個方面很多毒性不知道,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東西,也許他放了大量的激素,也許里面本身給你放了很多化療藥或者其他情況,你用了可能短時間有效,其實對你整個身體來講一定是有害的。尋找偏方這種情況是非常不科學的。

主持人:有患者說住我旁邊那個床的病人他這種治療方法很有效很好,我也來試試吧。李老師您看這個想法可不可行?

李峻嶺教授:實際上對于肺癌來講兩個人得肺癌是一模一樣,病理類型、分期一模一樣,但他可能最后發展的過程是不一樣的,因此醫生推薦治療的方案給病人推薦治療手段還是有他的考慮的,可能還是基于患者的一些不同的地方,適合于他的方案進行治療。因此可能同樣是一個房間的患者都是肺癌,我們可能用的方案是不太一樣的。只要是他符合倫理學的角度,符合對病人的治療指引,我覺得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以接受的。

主持人:還是要因人而異這樣的治療方法,高老師您看像在外科手術上旁邊這個床的病人這樣治挺好的,我能不能拿過來用,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可行?

高樹庚教授:這種說法也不能說完全錯誤。比如同樣是早期肺癌,手術治療的方式基本是差不多的,但是具體到效果,你做的手術方法一樣,治療效果不一定一樣,所以他很好不代表你很好,這是完全兩碼事。最終好壞決定于腫瘤本身,一個是病期,一個是它的生物學行為,你這一個腫瘤也許里面有很多腫瘤細胞,每個細分成分含的基因又不一樣,這就是為什么同樣病期同樣病理類型采用同樣的辦法,你們身體狀況基本相似,預后有時候差距還是比較大的。這里面深層次的東西還有待我們去揭示,很多科研機構正在分子水平去更多的研究,比如再檢測一個肺癌的多個基因的突變,這樣的話和臨床病理分期結合起來來判斷預后指導治療更有效。當然現在這些新的方法還沒有得到大量的前瞻性隨機對照研究證實,只是在探索。

主持人:兩位老師都強調肺癌治療不能單純的拿來主義,人家合適的到我身上一定合適,這個不是可行的;颊呒覍俦容^關心患者去治療,我作為家屬能夠做哪些輔助工作幫助患者的治療,讓他們活得更舒服一些呢?李老師。

李峻嶺教授:患者得了腫瘤,對于患者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打擊,這時候他除了自己堅強自己接受,家庭和社會的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作為家屬家庭成員應該給予患者更多的理解更多的關懷和更多的支持,這樣可能使家屬和患者共同努力再加上醫生的努力,克服這個恐懼心理,盡可能使病情的預后得到很好的改善。

主持人:家屬的支持您認為是在家庭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李峻嶺教授:非常非常得重要。

主持人:家屬的信念會影響到患者的支持。

李峻嶺教授:是這樣的,家屬給患者更多的關注,給予患者更多的支持,給他很多正面的影響,那么對于患者的情緒可能會更好一些,更加有利于養病。

主持人:高老師您一般給需要做肺癌手術的患者家屬什么樣的建議?

高樹庚教授:對于做肺癌患者家屬的建議有這么幾點,一個是術前要給他很好的溝通,告訴他你這個大概是一個什么病期,我們目前診斷是個什么病理類型等,或者現在只是一個臨床診斷影像學診斷,大概手術會取得什么樣的效果,手術是一個什么過程。再一個,家屬對各種并發癥要有一個充分的認知,在治療過程中誰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不出并發癥,治病過程要遇上并發癥是不幸的事情,但是這個概率基本比較低。再有一個,很多患者家屬會要求醫生不要告訴患者是什么病,其實這種觀點不科學,現在病人你不告訴他,真正不知道的病人是微乎其微的。第一,這是常見;第二,從家人各種的表象來看他認為一定不是一個很輕的病。不如如實告訴他,我迄今為止還沒有發現任何一個病人你告訴他他真不治療,99%的病人他會非常配合治療,特別早中期的病人告訴他希望很大,他會積極配合治療。當發現了肺部腫塊以后一定要到專業的醫院找專業的醫生去看。還有,我比較反對:發現這個病了,比如我在北京把所有的大醫院都看到,把所有的名醫都看到,我統計了一下看的最多醫院還有看最多醫生的,得到的治療方案往往不是相對合理的,你可以找一個相對專業的比較大一點的醫院,水平高一點的醫院,充分的互相信任,這個非常重要。還有一個,我也反對你在我這兒做手術到別的醫院去復查,或者到別的醫院做手術到我這兒來復查,這樣對治療對復查都是不利的。

主持人:高老師提到醫患互信對于疾病特別對于腫瘤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治療環節。我們提到了有些醫院招募肺癌患者進行新藥的臨床實驗,這種實驗先問一下李老師有沒有風險?

李峻嶺教授:這種實驗現在像我們醫院做的研究分為幾大類,一個是新藥一期臨床研究,主要是進行爬坡的在人體身上做一些劑量,這個都選擇相對比較晚期的經過常規治療沒效的一些患者。還有更多的研究是一些隨機的三期臨床研究,那就是在標準治療的基礎上再聯合一個新藥和標準的治療對比看看哪個效果更好一些。所有這些研究都是經過了我們醫院有一個倫理委員會,經過他們非常嚴格的審查,同意以后來進行的。因此從倫理的角度是符合倫理的,也確實給病人帶來一些有益的幫助,當然風險也肯定會告知患者。作為患者來說,應該說積極參加一些有益的臨床科研,對于患者來講也會非常受益,因為得到的是規范的治療,醫生和研究團隊給予他更多的關懷。

主持人:這樣的臨床新藥對于肺癌患者實際的幫助有多大?在常規治療無效的情況下。

李峻嶺教授:舉個例子,現在發現一個新的位點就是患者的基因變異,ALK的異位,如果發現患者有ALK的異位,那么使用一種新藥克唑替尼的新藥,對患者的療效非常得好,有效率可以到60%—70%,對于晚期病人很晚的病人,一半以上的患者緩解持續的時間超過十個月,是一個新藥的臨床研究,確實給這些患者帶來一些好處。再舉個例子像慢粒 ,費城染色體陽性的,用格列衛的治療效果也是很好的,化學名通用名叫伊馬替尼。還有GIST胃腸間質瘤CD117陽性的藥物治療的效果也是很好的。這些過去曾經都是新藥,現在在常規的應用于我們的臨床實踐。

主持人:高老師這邊有沒有一些患者對于新的術式或者外國的一些新的手術理念比較執著的追求呢?

高樹庚教授:有,現在很多患者看的一些文獻我沒看過。前一段時間我遇到一個患者本身80多歲,他病期比較晚,我們不想給他做手術,綜合考慮給他做放化療效果更好更穩妥,我們認為是最好的治療方案。但是這個患者很有學問,他讀了很多國外文獻,哪個醫院做了多少次,哪個醫院做得怎么樣,采取什么方式。我們說這只是個案,大部分這個歲數這個病期來講是不做手術的,F在信息高度發達,他從網上一搜各種治療方式手術方式,哪兒做得好他都知道,往往給你提出這些方面的要求,這些我們都會理解,我們也會耐心解釋,F在哪種是屬于最可靠的最穩妥的最安全的,選擇這么一種方法,最新的將來對于醫學有可能是好的,但現在不一定是最合適的。

主持人:訪談的最后請兩位老師為廣大的肺癌患者還有他們的家屬講幾句話。

李峻嶺教授:廣大的肺癌患者的家屬你們好,我作為一個腫瘤內科醫師我的專業是搞肺癌的內科治療,我也是希望患者如果診斷為肺癌之后應該到比較規范的?漆t院或者綜合醫院的?迫ミM行治療,我也希望患者能夠接受很標準的很有效的治療,治療應該是以提高治愈率、延長生存時間、提高生活質量為主,謝謝廣大的患者關心和家屬的關心。謝謝。

主持人:感謝李老師,請高老師作為一個外科醫生給患者和家屬講幾句。

高樹庚教授:一旦確診肺癌或者懷疑肺癌,我建議廣大患者以及家屬第一要鎮定不要驚慌失措,肺癌是一個慢性病,無論是外科還是其它治療都有很多很有效的辦法,特別是早中期肺癌治療效果現在是相當不錯的,而且還在逐步提高之中。所以一定在治療之前要搞清楚,不要急于治療。今天發現了今天懷疑了,明天就要手術明天就治上,這種觀念是錯的,一定要按部就班科學診治。

主持人:非常感謝兩位老師的精彩講解,也感謝網友的收看,我們會在下期節目當中再請到醫科院腫瘤醫院的專家們就肺癌并發癥的話題繼續講解,也歡迎您下期繼續收看我們的節目,再見!

好大夫在線微信

掃描二維碼,即刻關注“好大夫在線”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疾病資訊、查詢醫生信息、申請一對一專家咨詢

出品:好大夫在線 | 策劃:王凱 | 攝像:楊超 | 制作:王凱 | 設計:于佳穎 |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備案編號:11010502030429 京ICP證080340號 京ICP備06057344號 京衛網審[2013]第0092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8]字第213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京)-非經營性-2017-003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好大夫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20

什么彩票平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