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黃斑變性 排名第一的致盲疾病

“黃斑變性是與年齡相關,或者是與老年人相關的疾病,它也注定了抗爭之路是漫長的。我相信隨著醫學科學的發展,今后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金標準的藥物上市,給患者帶來新的福音。我相信未來科學的發展,一定能夠治愈或者幾乎完全控制老年黃斑變性的發展!--孫曉東

本期訪談嘉賓:孫曉東 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眼科副主任

70歲以上老人幾乎1/3有黃斑變性

訪談全文

InterView

主持人:各位網友好,歡迎您收看專家訪談。今天我們非常榮幸的邀請到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眼科孫曉東教授教授來到訪談間,和大家一起聊一聊老年黃斑變性的問題。孫教授您好,首先請您跟網友打一聲招呼。

孫曉東教授:各位網友你們好,早上好!

主持人:提到今天的主題是老年黃斑變性,請孫教授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黃斑究竟是什么樣的概念呢?

孫曉東教授:整個眼球的后5/6就是視網膜,在這當中有一個最小的組織,它叫黃斑。黃斑只有在一個毫米左右,搜集的信息占整個眼球搜集信息的70%—80%。一旦黃斑壞掉了,視力就受到損害。就是因為黃斑是視覺細胞最敏感最敏銳的部位,也是眼球重點保護的部位。

主持人:老百姓都聽說有視網膜這個名詞,黃斑和視網膜是什么樣的關系?

孫曉東教授:對,確實,我們在臨床當中,經常有病人在看門診的時候說,醫生我有黃斑,我是不是有?其實黃斑不是病,它是視網膜組織結構中的一個特殊部位,就是在視網膜的當中,是視覺最敏感的地方。由于有一些黃的色素沉積,有一些感光細胞特別密集所形成的結構叫黃斑,每個人都有黃斑,如果沒有黃斑你就看不見東西了。

主持人:這是人體正常的結構。

孫曉東教授:對,所以黃斑是視網膜的一小部分。

主持人:我們提到這個名詞,叫老年黃斑變性,它有兩個信息點,一個是老年,另外是黃斑變性,請孫教授介紹一下,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疾病呢?

孫曉東教授:您總結的非常好。確實,剛才已經介紹了,黃斑是視網膜或者是視覺成像最重要的部分。大家可以看到,如果是黃斑發生了變性,也就是生了疾病,他的視力肯定會大大受到損害。剛才您說的老年,也形成了這個疾病的特征,就是老年,一定是在老年的時候,由于各種各樣的原因導致黃斑出現小的變化,最終導致視力的下降。

主持人:這種疾病是不是老年人比較多發,隨著年齡的增長有沒有發病率增加的趨勢?

孫曉東教授:確實是在老年人當中多發。它一般是隨著年紀增大以后,黃斑這樣的一些組織細胞,它的代謝能力下降,逐漸積累了一些疾病的病因,慢慢就發展。一般統計,在55歲以上患病率是16%左右,但是到了65歲的時候,患病率一下子跳到了22%,如果到了75歲的時候,患病率已經到了37%。也就是說70歲以上,差不多1/3的人,或多或少或輕或重都有一些黃斑的變性,它是在老年人群當中第一位的致盲疾病。

主持人:致盲性的,它有可能導致眼部失去光明?

孫曉東教授:對,它和白內障不一樣,它會導致眼部失去光明。

主持人:我們常聽老百姓說的眼病比較多的就是白內障、青光眼,老年黃斑變性和這兩種疾病有什么區別,另外這個疾病都有哪些癥狀?

孫曉東教授:首先我想區分一下白內障和青光眼,白內障是老百姓家喻戶曉的一個疾病。因為宣傳了很多年,而且政府做了很多惠民工程,所以大家都知道白內障,但白內障是可逆性盲。也就是說只要通過手術,白內障就算成熟了,或者說耽誤一段時間,但是通過手術以后能夠重新復明。青光眼也是對視力比較有危害的疾病,但是它是以視神經的改變或者損害,由于眼壓增高或者視神經的缺血缺氧的一些改變,導致視神經的損害,最后導致視力失明。黃斑變性和它們不一樣,白內障部位是在晶體,青光眼是在視神經,黃斑變性是在光感受細胞,也就是視網膜當中。它就是將我們看到的外界彩色圖象,轉變成電信號傳到大腦當中。它是眼光最敏感的部位發生了變性,所以它的疾病性質和部位和上述兩種疾病是不一樣的。

由此大家明白了,在黃斑這兒如果出現老年變性,首先是視力模糊。因為它沒有辦法將我們外界看到的信號,光信號轉變成電信號,所以視力下降。其他的是視物模糊,尤其還有視物變形,這是早期癥狀。隨著疾病進展,慢慢中心的視力就會逐漸喪失,導致當中一團黑影,你睜開眼睛看,視野中固定的有一團黑影,不動的,跑到哪里就在這里。這樣生活質量各方面就會有顯著的影響。

主持人:網友們很關注一個問題,年輕的時候自己有近視眼或者是散光這樣的疾病,這些疾病和老年黃斑變性之間有沒有相關性?

孫曉東教授:近視和散光,和老年黃斑變性并沒有明確的相關性。它還是由于年齡,相關的黃斑或者視網膜的改變導致的變性。

主持人:一只眼診斷老年黃斑變性之后,這只眼視力已經下降了,另外一只眼是不是也有可能得這種疾病呢?

孫曉東教授:確實。大家知道黃斑變性是與年齡相關的,或者是老年退行性改變為主的疾病。大家可以想,兩個眼睛的結構是對稱的,當一個眼睛生了這個病以后,激起產生或者是導致這些疾病發生的危險因素依然是存在的。有文獻報道,五年當中有1/3的患者對稱眼也會發生同樣的毛病,只是發病有先有后,有輕有重,但是雙眼的患病率還是相當高的。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了有危險因素,老年黃斑變性致病的危險因素都有哪些?

孫曉東教授:現在很明確的致病因素就是吸煙。大家都知道吸煙對肺癌有影響,但實際上吸煙與黃斑變性也是有非常高的關系。其次是肥胖、高血壓、糖尿病,還有一些飲食的偏食。最近幾年在科學研究上有了一個很大的突破,發現一些遺傳基因的改變或者是突變,會大大的增加黃斑變性的易感性。通俗點說,如果某一個基因不太好,同樣的危險因素在這個人身上,他要比一般人更加容易生黃斑變性。

主持人:這個疾病和人群中比如這個人的性別,他的種族,或者是他的地區分布,這樣的因素有沒有關系?

孫曉東教授:也有關系,你說的很好。相比較其他人種,白人比較容易生黃斑變性,確實是有人種上的不一樣。在性別上,好像目前沒有很大的區別,但隨著年齡增高,患病率會不斷的增高。

主持人:您剛才說這個疾病非常危險,有可能導致失明。到醫院之后,都有哪些檢查方法幫助醫生確診這樣的疾?

孫曉東教授:最近幾年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眼科技術也有很大的發展,F在有非常多的技術手段可以早期的診斷和發現,或者確診這個疾病。比如說一個患者來到醫院,首先要進行視力的矯正。我們了解他的視力,了解他最早期的癥狀。同時通過立體的眼底檢查,可以看到黃斑的結構,通過醫生的經驗判斷黃斑是不是有出血,是不是有水腫,是不是有滲出,是不是有瘢痕,其次還有眼底照相,可以把它拍下來,F在還有熒光造影,包括脈絡膜熒光造影,雙層的造影,可以看到黃斑結構血液的供應,包括血液的新生血管,其他的一些異常改變。最近幾年又有一個最新的技術,叫光學相干斷層掃描,在門診的時候醫生會說做OCT。它有點像放射科的CT,做斷層掃描,但是它是對視網膜做斷層掃描,利用光學,它對眼睛沒有傷害,但它是非常清楚的,它的分辨率達到3—5個μm,可以非常細的看到黃斑的組織結構。通過這一系列的檢查,在臨床上可以確診黃斑變性。

下圖為老年黃斑變性自我檢查的Amslen(阿姆斯勒)方格表

對患者來說有沒有很好的自我檢查方法?剛才已經說了,癥狀有視力下降,有視物變形,但是還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方法,叫Amslen(阿姆斯勒)方格表,有點像小學生的統計表,統計的一個方格。這個方格,注視它,看到如果有變形,就可以到醫院。通過這樣一個簡單的手段,可以很早期的發現這些疾病。剛才也說了,為什么要早期發現?因為黃斑變性它的危害,不僅是視力的危害,還對生活質量有非常大的影響。比如運動能力,比如憂郁癥和焦慮癥的患病率等同于艾滋病和腫瘤,它要比普通的疾病高得多。大腦的信息70%—80%來自于視覺,當視覺受到損害以后,心里有一種恐懼。WHO(世界衛生組織)做過一個統計,人類對于失明的恐懼,是僅次于對癌癥的恐懼,這是憂郁和焦慮。其他的是生活自理能力的喪失,碰到的最大問題是容易摔跤。我們在骨科看到很多老人摔跤,就是由于一個眼睛有了變性以后,立體視覺弱了。視力下降以后,走路的能力,看樓梯的能力下降,容易摔跤,所以它的危害是全方位的,對整個身體、身心都有非常大的影響。

主持人:不知道孫教授在門診中有沒有遇到這樣的患者,他覺得老年黃斑變性最嚴重也不過就是眼病,對人的生命不造成任何的危害,所以他不去重視這個疾病。對這樣的患者您有什么樣的建議?

孫曉東教授:他的話說對了一小半,確實對生命是沒有影響的。大家要明白,我剛才說了,一旦人不能感知外界的社會,你會生活在恐懼中,人對黑暗是很恐懼的。當老年黃斑變性到了晚期,超出了醫學的治療手段以外,當他失明時,整個生活質量影響是非常大的。自己的身心受到了影響,對家庭,對社會,還有看護成本,照顧成本,關鍵現在講究的是要有生活質量,沒有生活質量了,生活在黑暗中,你會非常痛苦。

主持人:特別是這個人原來雙眼是好的,突然進入到黑暗中。您提到在醫院中有很多檢查項目,想補充問一下,這些檢查項目是每個患者都必須要做的嗎,有沒有先后順序,比如先查哪一項后查哪一項?

孫曉東教授:診斷黃斑變性,無論是國際,還是在中華眼科學會的眼底病學所,他們都制訂了一個規范。大家知道中國地域非常大,醫院有大有小,醫生有的經驗豐富,有的經驗不豐富,按照這些規范做,我們就能做的更好。他的規范包括,第一個是視力檢查,第二是眼底檢查,第三是眼底的照相,第四是OCT的檢查,第五是熒光照明的檢查。一般通過這些檢查,基本上能夠明確,這也是每次黃斑變性就診時,或者是初診時必須完成的最基本的檢查,當然還有更多的檢查,但這些是作為診斷中非常重要的基本治療手段。

主持人:患者很關心這些檢查中,有沒有像胃癌做胃鏡這種金標準的檢查,哪個更重要一些?

孫曉東教授:我覺得一個疾病的診斷,比如做胃鏡檢查,也需要病理的支持。我覺得最重要的,比如視力,是了解病變的程度,OCT是了解水腫的程度和病變的定位,造影是確診病灶在哪個部位。我覺得這些檢查聯合起來才能確診,而且這些檢查除了造影以外是微創的,因為它除需要靜脈注射造影劑以外,其他都是無創的檢查,對眼睛的視網膜、細胞都沒有損害,而且檢查的速度非?,而且只需要十分鐘到十五分鐘就可以完成檢查。造影是微創的檢查,但并不需要每次隨訪。在初診或者是病情有發展,或者是治療效果不好時才需要重復檢查。整個檢查對患者都是非常簡單易行的。

主持人:孫教授剛才介紹了這個疾病對患者們造成很大的困擾,這種疾病對患者家庭有什么樣的負擔?診治這樣的疾病,經濟負擔是不是比較高?

孫曉東教授:確實是。在醫學上有一個衛生經濟學的概念,我們國內還缺乏相關的數據,我知道一些學校在做一些統計。美國和英國以及歐洲,包括其他不發達國家都做了黃斑變性衛生經濟學的考察,發現當患有黃斑變性以后,第一,醫療費用會增長,需要定期到醫院就診,第二,病人視力異常,就需要家屬來照顧,導致看護成本增加。政府的醫療成本也會增加,沒有及時治療,到了晚期用的藥成本高,整個社會醫療負擔也會增加。第三,社區比如居委會對他的照顧、看護,整個成本會增加,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患者病人,在心理上、身體上、生活質量上受到的影響。其他都可以通過義工等等社會援助幫助,但他個人生活非常痛苦。我的很多病人,都八十歲、九十歲了,他來看我門診,視力已經很差,他說,醫生無論怎么樣,希望讓我活的有點尊嚴。經常會碰到這些病人,到這個年紀都不愿意放棄,為什么?他覺得很難過,電視不能看,只能拿無線電,我原來以為無線電已經沒有用了,后來發現接觸那些老年黃斑變性的患者才知道,他們經常聽無線電,因為他們沒有辦法看。那是對我非常大的震撼,就像您這個采訪,對一些黃斑變性的患者,他根本沒有辦法看到,他只能通過無線電廣播學到這些知識。我覺得能夠幫助他們,無論是對社會還是醫生,都是非常重要的責任。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患者看不到,只能收聽無線電,這樣的患者在日常生活中有沒有注意的地方?

孫曉東教授:黃斑變性起病的原因是多因素的。首先我們需要把吸煙、高血壓、糖尿病、血脂高、肥胖,我們這些能做到的事情先避免。第二,在美國,完成了年齡相關性眼病研究,我們稱之為AREDS研究,他觀察了五年,現在又在觀察第二個五年。研究發現補充了一些營養素,比如鋅、銅,包括葉黃素、玉米黃質、Ω—3的魚油等等。這些營養素補充以后,在五年中可以減少29%也就是1/3的人中度的視力喪失。此外,我們可以適當的補充一些非常容易的維生素,比如葉黃素,比如深色的蔬菜,比如多吃一點珍珠米。最簡單的,珍珠米本來就是粗糧,早飯的時候不要吃的那么精致,吃點玉米,就可以大大增加黃斑色素。黃斑結構中就是因為黃色素比較多,它和其他的視網膜結構不一樣,這個黃色素是維持正常功能非常重要的補充。我們補充點黃色的或者是深色的蔬菜,我們覺得還是有所幫助。另外像您剛才說的,我們用Amslen表來自我檢查、定期隨訪。確實,到了55歲以后或者50歲以上,患病率是逐年升高。

主持人:您剛才說補充葉黃素這些食物,患者在生活中有沒有必要刻意的每天多吃這樣的東西嗎?

孫曉東教授:當已經有了黃斑變性,比如已經有早期的干性黃斑變性的變化,這時候是推薦長期服用葉黃素的。你沒有這個疾病的時候,我覺得藥補不如食補。葉黃素也是一個保健品,并不是一個藥,飲食中多吃點玉米、深色的蔬菜,可以多吃點魚,可以起到預防的作用。當你有了癥狀,或者有了體征以后,再額外的多補充一些葉黃素。

主持人:就像孫教授剛才介紹的,還是應該把吸煙這種生活不良習慣改掉。

孫曉東教授:對,不能一邊補一邊又在害它。

主持人:很多人關心這種疾病有沒有遺傳性?比如父母得了這個疾病,子女是不是需要高度警惕也有可能得這種疾?

孫曉東教授:雖然做了很多遺傳學研究,現在明確的發現黃斑變性的基因改變或者是易感性要比正常的老年人群高得多。但是它對子女的遺傳性,并不是非常明確,但是有一定的數據支持,父母有這樣的基因突變,也許子女也會有這樣的基因改變,他的易感性要比普通人群高一些。大家也不用過于緊張或者恐慌,隨著科學的發展一定能夠明確的解釋這些問題,同時早期的注意,比如預防紫外線,多吃點玉米等等,也許就能預防這些改變,而不要等有了病以后再去治療。

主持人:您提到子女還是相對高一些,他們就會很關心有沒有可靠的預防方法預防這種可怕的疾?

孫曉東教授:目前沒有可靠的預防方法。就像我和病人經常說,就像你年紀大了有白頭發或者是有了皺紋,這是與年齡退性改變有關的,但是我們可以通過生活中的一些生活習慣的改變,飲食習慣的改變,來相對的預防這些疾病的發生,或者說延緩這些疾病的發生。

主持人:近視的人可以戴近視眼鏡延緩疾病的進展,已經確診黃斑變性的人,他可不可以通過戴眼鏡或者其他一些物理的手段延緩疾病的進展?

孫曉東教授:當你有屈光不正,戴了眼鏡以后確實能夠矯正,但戴眼鏡本身并不能延緩黃斑變性的發生,這是完全兩個不同的癥狀。一個是屈光,度數的問題,一個是眼底器質性的改變,戴眼鏡并沒有能夠延緩黃斑變性的發展,它只是提高有限的視力,這是有幫助的。

主持人:還有人畏光,比如戴一個墨鏡是不是對眼睛有保護作用?

孫曉東教授:提得非常好。在黃斑變性發病的高危因素中,有一個是紫外線的損害。從機理來說,有一個物質叫紫色素,它是眼睛代謝的一個產物。當它受到紫外線照射以后,會產生一些光化學的反應,或者是氧化應激的反應,損害神經細胞和支持細胞,加重黃斑變性的發生。戴墨鏡特別是防紫外線,鍍過一層紫外線膜的墨鏡,確實是有預防。我建議在強陽光,或者是低緯度高海拔地區,紫外線很強的情況下,比如夏天還是戴墨鏡,有一定保護作用。平時生活中好像也不是非常必要。

主持人:陽光特別強烈的時候戴。

孫曉東教授:對。

主持人:現在我們談談最關鍵的,這個疾病應該如何治療呢?

孫曉東教授:醫學界對這個疾病的認識已經有很多年了,但真正有治療手段,第一個分水嶺是2000年,2000年以前基本沒有治療手段,所以黃斑變性也不被人家重視,或者說因為沒有辦法治療,大家就覺得看了黃斑變性,說你是了,就等著視力慢慢變差。

2000年以后有了光動力治療,現在在我們國內包括在國際上還有一些醫院在使用,它對一些特殊病人還是有非常大的幫助。

主持人:這是一種怎么樣的治療?

孫曉東教授:光動力治療,通過靜脈打一個造影劑,它是光敏劑,通過血循環到了眼睛里,用非常柔和的激光激發它,讓它產生光化學反應,然后封閉濕性黃斑變性的新生血管。2000年上市以后,證實它延緩了疾病的發展,保存了有用的視力。在過去十幾年中,能夠嘗試的比如激光治療、手術治療等等,都沒有確切的療效。比如手術,有一段時間很多醫生或者是科學家探索,確實一部分病人能夠延緩,但是并發癥各方面也多很多。最重要的突破是在2006年,2004年以后在美國包括其他國家開展了臨床前的一些研究,證明促新生血管的一個因子,它叫VEGF,是導致濕性黃斑變性最重要的致病因子,這個被明確了。明確以后,針對這個因子采用現代的生物科學技術,也就是生物抗體技術醫治它,這樣治療黃斑變性。結果在2006年取得重大突破,當年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連續發表了兩篇有關抗VEGF治療濕性黃斑變性的臨床研究成果。過去PDT(光動力療法)治療只是延緩疾病的發展,但它非但能延緩,而且有30%—35%的患者視力提高了三行以上,這是非常驚人的突破。也就是由于這一系列科學研究的突破,2006年《科學》雜志評選當年度的世界十大科學突破,其中有一個就是黃斑變性抗新生血管治療研究。在我印象中,在眼科歷史上好像是第一次有一個治療方法進入到世界十大科學突破,這是非常不容易,也是人類的一個重大突破。自此以后,2006年以后,全世界就廣泛開展抗VEGF治療,目前已經治療了幾百萬人次。在中國,2011年年底抗VEGF治療獲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批準上市,逐漸開始治療,F在中國的老百姓也可以和其他國家的老百姓一樣,得到最新最好的治療方法,F在在醫學界,將抗VEGF治療作為濕性黃斑變性治療的金標準。所有的治療,開發新藥必須以這個作為參照。很多循證醫學的證據認為,這是一線的首選治療方法。

主持人:抗VEGF具體的操作形式是怎么樣的?

孫曉東教授:它是一個生物抗體藥,是一個蛋白藥物,靶向性的結合致病因子,我們過去吃的阿司匹林等等,這些都是化學藥物,化學藥物是作用于全身多部位。而這個藥是抗體,只作用有害的因子,所以它對其他的組織沒有影響,這是它的第一個優點。

第二個優點是治療方法,把這個藥物直接注射到病變部位,也就是眼球中。直接打進去,這個藥物直接彌散到黃斑。這樣它又不會對全身造成影響,藥物用非常低的濃度,非常小的劑量,就可以直接醫治病變部位。既保存了全身有益的因素,同時又在局部產生了高濃度。有時候做化療,叫導管化療,或者是局部化療,把管子插到病變腫瘤組織當中做化療,性質是一樣的。

主持人:您說的玻璃體內注射,操作具體的流程是什么樣的?比如術前準備,術后的注意事項。另外一個患者很關心,它畢竟是往眼里打針,這個有沒有風險?

孫曉東教授:這個在門診中患者是最關心的。其實不光患者最關心,也是我們醫生最關心的。玻璃體內注射,它是一個微創的操作,微創到什么程度?真的開始治療到結束,準備時間不算,可能也就幾十秒中。

眼組織是神經組織,有點像大腦,它是比較脆弱的和敏感的部位,一定需要有經驗的醫生,在有條件的醫院開展治療。整個治療的流程,講起來和肌肉注射性質是一樣的,但打到肌肉里,一般人不會認為有多危險,但是眼球,大家想的就比較可怕,實際上還是很安全的注射。第一個,術前要用抗生素,手術以前一到三天點一些抗生素,每天點四五次,目的是預防眼周細菌的感染。第二,眼內注射在國外都是在門診做的,可想它是不是微創。門診看完病以后醫生直接幫你把藥打到眼內。但是在國內為了更好的保護患者的健康利益,我們都推薦在手術室內開展這個治療。手術室是開展內眼手術,比如白內障、視網膜脫離、糖尿病手術的地方,我們按照最高級別去做最小的事情;颊哌M了手術室以后,由護士進行眼睛的清洗、消毒,接著醫生再在眼睛進行真正的消毒,然后鋪巾,鋪巾以后醫生換上手術衣,戴上手套,抽取這個藥物,然后再把眼球打開,再對眼睛內部用特殊的藥物聚維酮碘消毒,消完毒以后打針。真正打針的操作過程可能就三十秒鐘,但準備可能要花十分鐘,結束以后患者就可以回家。當然也有些醫院為了觀察一下,也有留院。通常在我們醫院,就讓病人回家了,讓病人定期復診,回去以后會讓患者每天點一點抗生素的眼藥水預防感染。本身這個操作是微創,為什么我們要這么細心、謹慎?主要是將感染等并發癥的風險降到最低。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這些有并發癥,具體可能產生哪些并發癥?

孫曉東教授:眼內注射是微創操作,目前全球大概完成了500多萬次的注射。從經驗和文獻的統計,一些科學證據來說,碰到的并發癥,最怕的就是眼內炎,其他的就是視網膜脫離、出血、碰傷晶體、局部的紅,還有非特異性炎癥,其他的還有像色素上皮撕裂等等,這些都是比較罕見的并發癥。但是這些并發癥當中,發生率都是在1%甚至是千分之一以下。對醫學來說,說它千分之一的概率,那已經是很低了,因為醫學沒有辦法做到百分之百。我們用最嚴格安全的措施,為什么這么嚴格的消毒?我們怕的最嚴重的并發癥就是感染,發生率在千分之一左右。已經有文獻證明,你采取最嚴格的措施,它也是有發生的,這是無法避免的。當你做到幾千或上萬次,它一定會有的一定幾率發生。這個和眼球結構有關,因為眼球是開放的,就像手上或者是口腔里沒有細菌,那是不可能的事。眼球結膜囊和外界時時刻刻接觸的,正常情況下百分之二十幾人的結膜囊,也就是眼睛里面培養出來有細菌,這個細菌是條件致病菌。大家要知道,這是在老年人當中治療,老年人的一個特征就是抵抗力比較弱。抵抗力弱的情況下,就很容易發生,當這個細菌平時在正常情況下沒事,可一治療的時候,針就隨著細菌進到眼內。抵抗力比較弱的時候,就會發生感染。我們進行最嚴格的消毒,就是為了避免感染。一旦發生以后確實是很嚴重的,甚至有些患者是沒有辦法挽回的。我們把這個概率已經降到最低,我們采用最嚴格的消毒措施降低它。你了解了眼球的結構就知道,這些確實是無法避免的。因為我們眼球不能酒精消毒,不像打肌肉。眼睛是角膜,沙子都不能進去,不能把酒精這么辛辣的東西放進去,它沒有辦法消毒,只是沖洗,再怎么沖洗那些細菌也無法消除,抵抗力弱,加全身的因素合在一起,確實是可能發生感染。但總的來說,它的安全系數已經被上百萬次的證明還是非常高的,但我們還是要非常嚴格的認真,重視任何潛在的并發癥,我們希望得到最好的效果,降低最低的感染等發生率。

主持人:剛才您提到了這個疾病中,即使我們最努力也有可能發生我們意想不到的并發癥,規范化治療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咱們醫院在患者檢查和治療中,在規范化方面有哪些特色?

孫曉東教授:在黎曉新大夫的帶領下,中國進行了規范化的眼內注射,包括診斷、治療、隨訪的規范化療程。我們醫院在國內屬于最早一批開展抗VEGF治療的單位,我們醫院建立了非常嚴格的規范制度,比如患者的就診流程,來了以后怎么去診斷,一二三四五項。第二,在治療中藥品的管理:因為它是抗體藥物,蛋白藥物,必須是冷鏈的。所以如何進藥,如何甄別藥物,整個過程是怎么監控的,怎么抽檢的,我們都建立了一整套的東西。第三,我們的藥師管理委員會,建立了藥物不良反應的記錄流程。第四,我們建立了應急反應規范。假設產生了并發癥,比如發生了眼內炎,發生了視網膜脫離,在我們醫院很多病人都是外地的,他們怎么能夠緊急的聯系到當時的醫生,到了醫院以后怎么急診的處理,我們建立了一整套的規范。接著就是隨訪,按照中華眼底病學規范和國際規范,我們建立了一整套隨訪的流程。同時加強患者的教育,我覺得更重要的是讓患者知道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一個外地患者剛剛回到家里,他覺得不舒服又要趕過來,他的負擔也是很大的。我們通過患者的教育,建立一整套規范化的流程,首診負責制,誰就診誰打針,有定期規范的消毒流程,手術室的安全核查等等。我們建立這個流程以后,可以最規范的,或者說在最低的風險下進行治療。

主持人:市一醫院眼科每年治療老年黃斑變性的規模是怎樣的?

孫曉東教授:因為我們醫院是“東方一只眼”趙東生教授建立的,從40年代末解放初期,那時候我們就是以眼底病治療為特色,最早開始視網膜脫離的治療,后來逐漸延伸到整個眼底病。我們現在有二十多位眼底病大夫,專門診治黃斑變性、視網膜脫離和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等眼底病。我們病人中50%—60%都不是上海本地病人,很多都是外地的慕名而來的。我特別感謝這些病人對我們醫院的信任,在許迅院長的帶領下,我們建立了一個非常強大的眼底病的組,分為眼底病外科、眼底病內科、中西醫結合眼科等。一方面開展黃斑變性的研究,獲得了很多課題資助,在國內外發表了非常多的具有影響力的文章、科學研究。第二,臨床中我們建立了診治的規范和特色。我記得剛剛開展抗VEGF治療的時候,我們醫院大概是全國治療患者最多的,因為我們那時候開得比較早,有有利條件,現在各個醫院的水平也都有了提高,每家醫院做的都非常好。我們積累了很多經驗,在這些病人中不斷的總結歸納,形成了自己的診療特色,而且通過舉辦規范化專項培訓班,將治療經驗和技術帶給更多的醫生,輻射出去,惠及更多的患者。

主持人:咱們醫院有沒有患者的關愛項目或者是患者的教育活動?

孫曉東教授:兩三年以前,北京協和醫院陳有信教授做過一個調查,問病人知不知道白內障,在普通老百姓當中大概80%都知道,問青光眼就跌到50%了,但是問黃斑變性只有20%-30%。我們注意到這個問題以后,2004年建立了一個愛眼學校,每兩周一次進行健康宣教,至今大概已經有接近上萬的人次在我們醫院進行患者的教育,我們稱之為黃斑變性的俱樂部。因為黃斑變性重在早期預防,到了晚期階段總歸治療效果不如人意,F在門診病人中50%的人都知道黃斑變性了,這樣才能早期診斷和治療。我們每年愛眼日都會常規做一些活動,讓那些患者現場參觀我們的手術、操作流程。讓大家看了以后就知道原來是這樣,大家就不緊張了。第二個,每年在媒體支持下開展大型的健康宣教。每兩周舉辦一次小型的講課,有白內障的醫生,有青光眼的醫生,有眼底病的醫生,有眼內注射的醫生,給大家進行宣教活動,也是在我們醫院的會議室,這個是比較大型的,可能有四五百人參加。通過宣教以后讓患者提高對這個疾病的認識,從恐懼變為接受,變為熟悉,變為早期發現治療。從身心幫助患者一起提高,和這個疾病抗爭。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患者教育工作持續了很多年,從您門診和日常接待病人過程中來看,患者跟過去相比,對疾病的接受程度和知識層面是不是已經有了明顯的提高?

孫曉東教授:是的。無論網絡媒體,還是報紙、電視、廣播,大家過去把焦點集中在白內障,現在大家知道白內障是可逆性的,花點錢就可以解決的,但黃斑變性不是這樣的。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對這個疾病的愈后有非常大的影響。這幾年在政府、媒體朋友們,包括醫生醫院的共同努力下,患者的知識水平有了明顯提高,問出來的問題是很專業的;颊邌枌I的問題,其實我覺得是個好事兒。畢竟在門診的時候,和每一個患者接觸的時間是有限的,更多的病人,我們需要通過集中宣教,讓他們在那邊可以自由的提問,隨便你問多少問題。經過這幾年,患者對疾病的掌握情況真的出現了非常大的改變。我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好。

主持人:是不是患者知識層面提高,對醫生救治工作有極大的便利?

孫曉東教授:是的;颊邔︶t生的理解度高了。因為再好的醫療治療手段都是有風險,有局限的。我經常和病人說,不可能把所有的癌癥都治愈,把所有的艾滋病都治愈,但是我們在做努力,治愈率從20%到30%再到40%、50%,這就是進步。我們需要大家的理解,但是如何規范的治療?醫院和醫生提供最好的治療方法,患者理解以后,與醫生互相配合。黃斑變性的抗爭是長期的過程,趙明威教授說八年抗戰,其實只要你活著,黃斑變性就要不斷的治療。醫生需要患者的理解。而患者有了相關的知識以后,也會更好的配合治療,達到更好的治療效果。

主持人:最后想請問孫教授,您提到過最好的治療,那您覺得對于老年黃斑變性患者,什么樣的方式才是最好的治療方式?

孫曉東教授:黃斑變性分為兩種,一個是干性黃斑變性,一個是濕性的,對干性黃斑變性最好的治療方法是用營養素,比如剛剛提到的葉黃素、魚油、玉米黃質等等,包括飲食中增加一些東西預防它。然后通過每半年或者一年,根據病情的輕重定期隨訪。有一些高危因素的病人,比如吸煙的、喝酒的,要改變生活習慣,增加檢查的頻率。預防干性黃斑變性有兩個目的,第一個不讓黃斑細胞萎縮掉,萎縮掉就沒細胞了,就看不見了,第二不讓干性的變成濕性的,能達到這兩個目的就是最好的治療方法。到了濕性的階段,我們稱為新生血管性的黃斑變性,都是采用抗VEGF治療,F在雷珠單抗是國內唯一的獲得國家SFDA(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的抗VEGF治療藥物,也是世界抗VEGF金標準的藥物之一,F在給病人采用這樣的治療以后,大部分的患者視力能夠保持穩定,甚至一小部分患者的視力還能得到提高,患者的生活質量能夠不斷的改善。

主持人:剛才您把疾病分析的非常透徹了,我相信每個患者都是有自己個體化的需求,請您給廣大網友介紹一下您的門診時間和門診地點。

孫曉東教授:我的門診時間,目前是每周一的全天,眼科中心大樓的五樓門診,每周一天。

主持人:最后想請孫教授給廣大患者和他們的家屬講幾句話。

孫曉東教授:我覺得黃斑變性并不是非?膳碌募膊,最重要的是早期發現及早去預防,當有了疾病以后要及時就診和治療。治療當中最重要的就是規范的治療。對干性黃斑變性,我們已經有了明確的預防方法。濕性的黃斑變性現在也有了金標準的治療方法,這是很大的進步。黃斑變性是與年齡相關,或者是與老年人相關的疾病,也注定了抗爭之路是長期的、漫長的。我相信隨著醫學科學的發展,今后會有越來越多的類似于像雷珠單抗這樣的金標準的藥物上市,給患者帶來新的福音。我相信未來科學的發展,一定能夠治愈或者幾乎完全控制黃斑變性的發展。2009年美國的年會總結了一句話:“在過去的五年中黃斑變性是老年人中第一位的致盲原因!钡请S著抗新生血管治療的廣泛開展,在未來五年,我相信它一定是可以戰勝的,我有這個信心。

主持人:感謝孫教授的精彩講解,也感謝廣大網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孫曉東教授:謝謝各位網友和好大夫在線。

嘉賓檔案

醫生精彩語錄

  • 黃斑變性是老年人第一位致盲疾病
  • 抗VEGF治療是濕性黃斑變性治療的金標準
  • 未來一定能夠治愈或者幾乎完全控制黃斑變性的發展

患者看病經驗

好大夫在線微信

掃描二維碼,即刻關注“好大夫在線”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疾病資訊、查詢醫生信息、申請一對一專家咨詢

出品:好大夫在線 | 策劃:王凱  | 制作:王凱 | 設計:于佳穎 |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備案編號:11010502030429 京ICP證080340號 京ICP備06057344號 京衛網審[2013]第0092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8]字第213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京)-非經營性-2017-003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好大夫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20

什么彩票平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