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起搏器治療:早期手術效果好

是否采用腦起搏器的手術治療,應該考慮安全性、有效性。只要適應證掌握的正確,手術做得非常漂亮,靶點放的非常準確,腦起搏器治療就能夠持續改善患者癥狀。是否盡早采用手術治療還涉及到預防性、延緩性。做了這個手術,能讓病情的進展緩慢下來,甚至停下來,為什么不做呢——李勇杰教授

本期訪談嘉賓:李勇杰 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主任

視頻鏈接

腦起搏器治療:早期手術效果好(上集)

腦起搏器治療:早期手術效果好(下集)

帕金森的典型表現

訪談全文

InterView

主持人:各位網友、各位患者朋友們大家好,4月11日是“世界帕金森防治日”,好大夫在線特別邀請神經內科、神經外科專家做客訪談間,為患者講解帕金森的診斷及治療的相關知識。今天我們關注的話題是帕金森病的腦起搏器治療,我們很榮幸的邀請到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主任、北京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所長李勇杰教授,歡迎李教授的光臨。

帕金森病的典型表現:震顫 僵硬 遲緩

主持人:首先請李教授向大家介紹一下什么是帕金森病,有哪些癥狀表現?

李勇杰教授:帕金森病從歷史上有記載到現在已經接近二百年了,但二十年前中國人對帕金森病還是很陌生,這些年大家聽到的越來越多,為什么呢?因為帕金森病是一個老年病,人口老齡化以后這個病就越來越多了。在正常人群中,每一千個人里有一個帕金森病患者,但在55歲以上的人群中,每一百個人中就有一個帕金森患者,發病率整整增加了十倍。

帕金森病典型的表現有三個方面:抖動、僵硬、遲緩。但是帕金森是一個綜合征,是很多癥狀的集合體,不是單一的癥狀,抖動只是它的一個很典型的癥狀。那么為什么叫帕金森?是緣于一位倫敦的醫生,他叫詹姆斯.帕金森,1817年他最早描述了這個病的癥狀,后來就以他的名字命名了。當時他給這個病起的名字叫震顫麻痹,說明他發現這個病的首要表現也是震顫。后來發現不是所有的帕金森病人都表現為震顫,大概1/3不表現出震顫,表現出非常明顯的僵硬和遲緩。

主持人:經常見到有些老人拿東西時手抖,這種抖跟帕金森病的震顫有什么不一樣?

李勇杰教授:這個問題我們經常會遇到;颊呋蛘吲笥褧䥺枺何业氖钟悬c抖,算帕金森嗎?從專業的角度上,抖動分很多種,這些類型都有不同的表現形式,比如帕金森這種抖動是靜止性的震顫,就是安靜的時候單手或者雙手會抖起來,一般先單側發病,再進展到另一側,也可以有嘴抖。拿東西時,拿起來不抖,往回放時開始抖,這就叫靜止性震顫。

所以說手抖是不是帕金森,有經驗的醫生眼睛一瞄就知道是不是。比如老同學見面吃飯,誰的手一直在抖,那肯定是帕金森病。如果吃飯拿起筷子時抖,放下筷子時不抖,那是老年性的震顫。

主持人:好大夫在線上,您的患者留言中有一位患者這樣說到:帕金森病這個“森”就是三塊木頭,壓在身上太沉重了

李勇杰教授:這位患者很聰明。剛才講抖動有多種表現形式,其實抖動不是帕金森病最嚴重的癥狀,它是視覺上最明顯的癥狀,總會有人問:“你為什么哆嗦呀,為什么抖呀,怎么比以前抖得厲害了……”,所以它給患者帶來心理壓力最多。

其實,比抖動還要嚴重的是僵硬還有遲緩;颊哒f身上像背著三塊大木頭的感覺,我覺得這個患者真的很聰明,他把這個病描述的很傳神。帕金森病早期多從一側起病,他的肢體,上肢或者下肢,一側活動起來特別不靈活,這樣肌肉會僵硬,靜脈回流就會受影響,所以他會感覺身上很沉,會腫、會酸痛。就像從來不跑步的人跑了一千米,第二天下樓梯腿肚子感覺發僵、發痛。帕金森患者不僅肢體會發僵,全身肌肉都會這樣,包括頭,有病人說自己的頭像有東西在使勁箍著,整天暈乎乎的。僵硬還會累及后背,很多帕金森病人有腰疼癥狀,甚至相當一部分的帕金森病人因為腰疼去接受骨科手術,手術做完了還是疼,去神經外科一看才知道是帕金森病惹的禍。這種僵硬的影響是全身性的,包括面部肌肉,帕金森病人的面部表現常被稱為面具臉,因為他沒有表情。我們稱帕金森是一種隱匿性疾病,因為它的疾病進展很緩慢,不是日新月異變化的。比如夫婦倆天天生活在一起,老太太看不出來老頭表情不豐富了,但是外人隔一段時間一看,就發覺老頭怎么不笑了,面無表情了。小孩看見這樣的老人就跑,因為他老是直勾勾的盯著小孩看。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帕金森病是到神經科去就診,神經內科或者神經外科。由此我們聯想到這個病的問題是不是出在腦子里?

李勇杰教授:是。兩百年前英國醫生詹姆斯.帕金森是一個很認真的醫生,他記錄了六個有震顫麻痹的病例,當時詹姆斯.帕金森醫生并沒有馬上意識到這個病跟大腦某個部位有關。但是后來很多人逐漸開始研究帕金森病時,這點就很明確了,它就是一個大腦的疾病,就是人腦的某個部位出了問題,所以會出現這些表現。

究竟為什么會出錯?大腦是這個宇宙里面最聰明、最復雜、最搞不明白的器官,現在科學技術的發展也只能對它有一個大概的認識。對于帕金森的發病,仍然還有些問題不太清楚。我覺得患者可以不必要在這個問題上追究的很深入,相信有經驗的醫生,依從他的治療就行了。

什么是腦起搏器治療?

主持人:我們今天的主題是帕金森的腦起搏器治療。它的發病機制還沒搞清楚,但是腦起搏器治療帕金森的原理,科學家、醫學家已經非常清楚了。下面請李教授給我詳細講解腦起搏器是如何治療帕金森病的。

李勇杰教授:對于帕金森病的治療,明確診斷第一步,藥物治療是第二步。藥物治療之后才是手術治療。腦起搏器是一個最新興的治療方式,也代表著人類科學技術發展的最高水平。

腦起搏器是怎么回事?我們說腦起搏器的英文叫deep brain stimulation——腦深部電刺激療法。計算機死機了,我們會重啟,這個療法就像讓我們的大腦重新啟動一樣。

主持人:腦起搏器的手術是怎么做的,是怎樣發揮效應的?

李勇杰教授:這就涉及到帕金森病的發病原理。經過多年研究,發現大腦左右半球都有一塊核團,因為顏色發黑,所以給它取名叫黑質。這個黑質的細胞是多巴胺能的,多巴胺是什么東西?是一種化學物質,細胞里面存著這種多巴胺,它平時擔任信使,產生多巴胺來調節我們的活動,讓我們的手能做精細的動作,跑起來能夠更快一些,走路的時候更協調一些。有了它的調節,我們的肌肉不會很僵硬,我們的手不抖動。那么,它生病了以后會怎么樣?多巴胺的細胞自然衰老出現凋亡,如果患者已經有帕金森病的表現,那說明在黑質已經損失70%-80%以上的多巴胺細胞了。

主持人:這個凋亡不可再生嗎?

李勇杰教授:不可再生。大家看下這張示意圖,顯示的是一個大腦,兩個小紅點是挨近剛才說的黑質,黑質在哪兒?在兩個小紅點的下面。這個紅點是示意,其實不是紅顏色的。它叫丘腦底核,在腦的深部。大概在眼睛的后面,如果把人的大腦比做一個西瓜的話,那兩個黑質就是西瓜最核心、最深部位的兩個西瓜子。

這個手術怎么做?黑質不好好工作了,細胞大量凋亡,產生的多巴胺不好好指揮大腦的運轉,從而導致身體活動受影響,我們從頭頂鉆一個小洞,通過這個小洞放入一個相當于火柴棍一半粗細的電極(直徑1毫米左右),電極插的很深,插在黑質上面。根據病人單側發病或者雙側發病,電極有單側和雙側之分。

電極插進去以后有一個導線,這個導線從皮下鉆過來,連接起搏器。這個機器也就是起搏器,埋置到胸前皮膚下,它產生電脈沖,電脈沖通過導線傳導至電極,電極放電刺激這兩個核團。本來黑質是一個自然狀態,但現在這個核團釋放的東西少了,進入非正常的活動,我們通過電極放電刺激它,讓它回歸到自然狀態,抑制它的過度活躍,手就不那么抖了,身上不會那么僵了。

這個埋在胸部皮下的小盒子里面大部分是電池,小部分是脈沖發生器,用來產生脈沖波,電池在機器里面維持系統的運轉工作。

主持人:在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如果順利的話這樣一臺手術大概多長時間?

李勇杰教授:宣武醫院是全世界最大的腦起搏器植入中心。做的多,就熟練了,醫生熟練、護士熟練,相關科室也熟練。如果要單側植入,在我們那兒應該一個多小時就能完成,如果雙側植入三個小時之內可以完成。

主持人:雙側與單側手術操作基本相同吧?

李勇杰教授:有一個形象的比喻,就像我們家里裝空調,是單機還是一托二。這也是同樣的道理。雙側就是從機器里出去兩個刺激導線,一個進左側核團一個進右側核團。

主持人:腦起搏器的治療是在自然狀態已經不能正常的時候,用一個外界干擾的力量去刺激它,讓它恢復到相對正常的狀態,是這樣理解嗎?

李勇杰教授:是這樣的。帕金森病是腦功能性疾病,它不像癌癥,通過CT或磁共振能檢查出具本病變的部位。就像計算機中了毒,機器外表、機器內部都好好的,但是就不好好工作,因為有病毒了。要讓它正常工作,就要去殺毒,就得重新啟動機子,腦起搏器刺激核團就類似這個道理。

腦起搏器手術安全嗎?手術成功率高嗎?

主持人:我們從李教授與患者溝通的問題中選擇了一個,這個患者問:腦起搏器植入手術的成功幾率是多少?

李勇杰教授:我們還是醫學生的時候,老師就教育我們治療的安全性要放在首位,安全性第一,有效性第二,這兩個都同樣重要。針對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腦起搏器的植入性治療是一種非常非常安全的手術。說非常非常安全的手術不是說絕對安全,就像我經常跟病人家屬講,不要逼著我去說保證沒有問題,那萬一呢?就像吃飯還有吃得不舒服的時候,就更別說一個手術了。

主持人:至少可以說它現在是一個成熟的治療手段,是嗎?

李勇杰教授:對,它是一個非常成熟的而且風險非常小的手術,但能不能保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不能這樣說,這不科學。一萬個人里面出現一個就不能說保證絕對安全。

主持人:現在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已經開展了多少例腦起搏器植入性治療手術?

李勇杰教授:每年三百多,到現在應該有一千多例。

主持人:是否存在一些因素影響著治療的效果?

李勇杰教授:對,的的確確存在。首先,治療一定要對癥。有些病人,千里迢迢來了,就沖著這個手術來的。醫生必須嚴格的問診,必須先要明確判斷他是不是帕金森病,如果不是,那手術效果就不好。這種情況,不管他治療的愿望有多迫切,我們也不能做。所以準確診斷是第一位的。

第二,手術技術。打一個比方,西瓜這么大一個頭,在里面要找一個像西瓜子那么大的地方,把電極放到那個地方去,只要偏一兩個毫米,它的作用就大打折扣,偏一個厘米,那就一點作用也沒有。能不能準確的把這么細的電極放進去,放到準確的位置上,需要過關的技術的。否則既承擔手術風險,又增加經濟負擔,加上千里迢迢看病奔波的勞累,最后卻沒什么效果。所以說手術技術對醫生來講只是基本功的問題,對于患者來說就是影響手術成功率的因素。

主持人:進口和國產起搏器有區別嗎,治療效果有差別嗎?

李勇杰教授:醫學是個科學問題,從科學的角度、技術的成熟程度上來講,國產的跟進口的比起來,還需要更長的時間去完善。

1952年一位女科學家最早提出腦刺激這個概念,經歷半個多世紀,它才真正成為一種成熟的技術進入市場。90年代末期,腦起搏器開始被當做一種植入性器械用于疾病治療,經歷了40年的研發才進入到真正的臨床應用。器械的使用是需要時間去驗證的,它穩不穩定,安不安全,是不是足夠的持久等問題都是需要時間去驗證的。

我也很想支持國產,但整體來說,目前國產的確實不如進口的。

腦起搏器治療的效果如何?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該聊聊有效性。先與大家分享兩條李教授的患者的就醫經驗。一位患者寫到:“帕金森的電刺激治療我關注了幾年沒曾想過,這次主意自己來拿這一寶我押對了”;颊哂醚簩氝@個詞,看得出患者把這個看成是救命藥一樣的份量。另外一位患者寫到:“李教授您好,自3月份您親自給我做腦起搏器手術以來我的人生從此豁然開朗絕處逢生!笨磥砘颊邔δX起搏器治療及李教授帶領的醫學團隊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我想問問李教授,是不是如以上兩位患者所說,腦起搏器治療確實有這么好的效果?這樣的治療是否意味著疾病治愈?意味著能夠停藥?還是意味著癥狀的持續改善?

李勇杰教授:剛才說了兩點考慮,一個是安全性,然后我們再說它的有效性。腦起搏器從十多年前開始進入醫療服務這個領域到目前為止全世界數以萬計的病人都接受了這種治療,大家都覺得腦起搏器治療對他們是換回了第二次生命,是一個釋放,一種新生。

聽到這些,我們多高興啊,病人感謝我們的時候其實我們不只高興收到他的夸獎,效果好是我們更高興的事,證明我們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腦起搏器治療的有效性沒有什么可質疑的,這是全世界所公認的,是有效的治療手段。如果個別有些問題的話,可能是適應癥沒選對,或者手術技術影響電極放置不準確等造成的。

主持人:腦起搏器的治療效果這么好,那除了改善癥狀,患者更希望它意味著疾病治愈,這樣想對嗎?

李勇杰教授:很多人都關心治愈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真的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簡單。帕金森病還有其它的一些疾病比如老年癡呆、腦萎縮這些是腦老化的表現,它是一個自然的規律,有人說過,如果讓人無限制的活,早晚要得帕金森病。讓這個老化過程逆轉回來,返老還童?很抱歉,做不到。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對于某個個體來講,無非是他這個部件先出了問題,導致了他的帕金森病,其他人那個部件出了問題導致了其它的問題。就像一臺車在跑,有的車剎車先出了問題,有的油管漏了,有的雨刷不起作用了……,但是整體來講,任何一臺車一直開下去它不可能油管不漏,剎車一百萬公里還不用換?談到治愈的問題實際是一個返老還童的再生問題?茖W家一直在努力,比如說干細胞是不是能治療帕金森,到現在為止還沒做這方面的嘗試。

主持人:患者除了關心治愈,還關心能不能停藥?

李勇杰教授:如果我生了這個病我也想能不能做個手術就不吃藥了。像闌尾炎,做完手術就好了,肚子上留個小刀口而已。很抱歉,對于帕金森病做不到。什么道理?剛才講黑質這個地方,如果表現出帕金森病以后就已經有百分之七八十的細胞已經凋亡了,而這個凋亡隨著人繼續老化就會繼續,這個繼續過程中多巴胺細胞分泌的多巴胺越來越少,有了手術治療它不需要那么多了,但是越來越少這個過程是不可改變的,所以用藥物給它補充一些是有好處的。比如腦起搏器裝上以后,不吃藥的癥狀改善也要比僅僅吃藥沒做手術前好,但是為什么不再吃點藥讓它更好一點呢?還拿汽車來做比方,我們的汽車如果加92號油就可以了,但如果加95號油它會跑得更長一些,對機器更好一點,為什么不呢?很多人很恐懼吃藥,總希望把這個藥停了,其實沒必要。

主持人:裝上起搏器以后這個癥狀是不是能夠持續改善?

李勇杰教授:只要適應癥掌握的正確,手術做得非常漂亮,靶點放的非常準確,就應該持續改善。如果不是持續的改善,當時做手術那幾天那樣,過了幾天不一樣,那以上這兩方面最容易出問題。再有其它可能的情況,比如機器可能有疲勞,可能會有線斷,電池沒電了等等,那就換導線換電池找原因。從科學上來講,手術可以獲得癥狀的持續改善。

是不是每個帕金森患者都適合做腦起搏器治療?

主持人:這么成熟、有效的治療,是不是每個病人都適合呢?

李勇杰教授:手術本身畢竟是一個有創的,安全手術也不是一個保障手術,我們總希望患者年齡不要太大,身體條件要好。如果患者有高血壓、心臟病或糖尿病,平時控制又不好,手術都挺順利,結果血壓降不下來,也容易出問題。血糖高,創口老不長……這些都會對手術造成影響。我們科最大歲數的患者是85歲,我們通過體檢以后覺得他各個系統功能都挺好,心臟、血壓、血糖都挺好,我們才做得手術。

主持人:年齡因素除了影響手術過程,對治療效果有沒有影響?比如65歲的人做了這個手術后癥狀改善的情況比85歲做手術改善的情況要好一些?

李勇杰教授:如果得的病一樣,那癥狀改善程度應該是一樣的。但是你說年齡有差別嗎?不得病時,讓80歲的人和60歲的人一塊跑步,也會有不一樣。跟這個病、跟這個療法沒關系。 疾病的因素,就是我剛才強調的,只有確診是帕金森病,才可以用這個手術治療,才會有效。

主持人:是否還有其它因素影響選擇?

李勇杰教授:如果確診了帕金森,還應該考慮患者是否有一些其它疾病,比如帕金森病合并老年性癡呆,做這個手術就沒意義。帕金森病合并嚴重的心臟病,手術的風險太大,也不適合。帕金森合并血友病,有出血傾向,放電極的時候最怕的就是腦出血,所以也不適合做。

腦起搏器治療的手術時機如何把握?

主持人:再看一個患者的問題:“之前做過檢查確診的確是帕金森病,沒有做其它治療就是在服藥,兩年多來最近突然有些嚴重了,原來是左腿顫抖,現在右側也出現了,目前用藥情況來看已經無法控制眼前的癥狀”。這個患者的問題代表了多數患者的一個考慮,就是什么時候選擇腦起搏器治療?是等藥物治療效果不好了,控制不住了再用手術治療嗎?

李勇杰教授:腦起搏器治療的最佳時機也就是手術介入的最佳時機。我們把疾病程度從0到10來評分,0分是正常的,10分是最晚期的,0分當然不做,1分是不是該做了,2分做還是5、6分做,還是10分了,患者被抬著來了才做?手術時機的問題,不同的人看法也是有差別的,職業不一樣,站的立場不一樣,可能看法是不一樣的。早年間,腦起搏器還沒用于臨床,帕金森病做手術治療的少,所以這個病被分類為神經內科疾病。幸運的是,治療帕金森病的藥物有一些是非常有效的,核心藥物就是左旋多巴。從1967年出現左旋多巴用于治療帕金森病,這個病的治療就是一個革命性的進展,從帕金森病治療的角度來看,這個意義不亞于腦起搏器發明的意義。當時對于帕金森病來講,一吃左旋多巴患者就好了,也不抖了也不僵硬了,跟好人一樣。但這樣治療了十幾年,內科醫生慢慢發現這個藥物其實不是治愈了疾病,它只是在外援性的補充多巴胺,補充過程中有些病人出現副作用,比如“開關現象”、“劑末現象”,神經內科醫生也覺得這樣的病人很麻煩,因為有這些副作用的存在,所以內科醫生強調帕金森藥物治療要“細水長流不求全效”。

主持人:那外科手術是不是一定等到用藥不行了,不能改善癥狀了再上?

李勇杰教授:患者也是那么一個想法,能不能晚點兒做手術,現在吃著藥還好,別去動刀。內科醫生也是這么想的?墒俏乙f,別等。

帕金森這種病是慢性病,不像急診腦出血昏迷,早一分鐘手術就早一分活的希望。經常有患者問我,什么時候手術好。我作為一個外科醫生,以我的經驗告訴患者,如果你認為你的帕金森病已經影響到了生活和工作,這就是該手術的時候了。如果你覺得還沒有影響,那就不要考慮手術。什么意思呢?你在鄉間種地的,手有點哆嗦但種地舉鋤頭什么都還行,沒必要那么著急手術。如果你是40多歲,又是一個領導干部,因為帕金森病,寫字也慢,上臺發言拿著稿子手又哆嗦,在人前覺得很沒面子,很傷自尊,心理已經受到了影響,那這樣的人就應該早點接受手術。

所以,帕金森患者什么時候做腦起搏器手術,應該以改善生活質量和工作能力為標準。如果得了這個病,不吃藥,有癥狀但對工作和家庭沒影響,那不用急著吃藥。如果有影響了,吃點藥能控制一些癥狀,也沒必要那么著急手術。但是吃藥也沒有達到那么好的效果,自我感覺影響很大,那也別猶豫,早點做手術更好。我更想跟帕金森患者說,早期手術好!

科學的角度去講這個問題,是否手術治療應該考慮安全性、有效性,是否近早采用手術治療還涉及到第三個性,預防性、延緩性。做了這個手術,能讓病情的進展緩慢下來,甚至停下來,為什么不做呢。這方面的確是得到證明的。在歐洲和美國,前幾年都有大宗病例的報道。兩組帕金森病人,隨機分組,單號的接受手術治療,雙號的進行藥物治療。檢查的時候頭一天晚上告訴他們不要吃藥了,第二天早晨也不吃藥,手術治療的患者還要把機器關了。兩組對比,做手術的這個組患者比不做手術的癥狀改善要好。第二年查還是這樣,第五年第八年的時候還是這樣,什么意思?手術早的好。為什么?因為腦起搏器的治療讓病情進展停下來了或者是慢下來了。早期手術有助于疾病的延緩放慢,這是早期手術從科學上來講最大的發現和證據。

但是我們剛才說到患者的角度、社會因素、家庭因素、經濟因素等也必須綜合考慮。

術前需做哪些準備?術后生活注意事項有哪些?

主持人:感謝李教授給患者吃了顆定心丸。那這項手術前有哪些需要患者準備的事情,手術后有哪些需要患者注意的生活事項?

李勇杰教授:在我們科做這個手術,住院需要十天半個月,手術前三五天進行一下全面的體檢,有一點需要提醒的,如果患者正在服用阿司匹林,準備做手術就提前至少半個月停服。有些人做心臟支架后在服用抗凝藥,如果做這個手術也需提前半個月甚至一個月以前要把這個藥停掉,避免術中出血。

術后電刺激量的調整,我們一般在手術后的三至五天才把機器打開,等他出院的時候再調整一次電量,一般調兩次至三次就差不多穩定了,很少比例的病人還需要返院調量。

另外,我還是強調手術和藥物的協同治療,不要做了手術就把藥物停掉了。不要排斥吃藥,做了手術再配合藥物治療,患者會更精神一點。

主持人:畢竟是一個植入的電器,是否會受到磁場、電場的干擾?生活上要注意的事情有哪些?

李勇杰教授:這是一個很成熟的技術,全世界幾十幾萬的病人都接受植入性的治療,該注意到的、該改進的也都改進的差不多了。強磁場是一個要注意的問題,比如做磁共振檢查的時候把起搏器關了就行了,也不會出什么問題。如果生活周圍有大的變電站、強的磁場,可能會使起搏器自動停機,患者發現又抖起來了,檢查一下是否關機,如果關了再打開即可。

主持人:電極、導線還有起搏器是長期植入的,對皮膚周圍的肌肉組織會有影響嗎。

李勇杰教授:腦起搏器經過時間的考驗,可能會出現問題,我們不說絕對的話,但是該出現的問題可能都碰到過了,發生異常的比例一定不會很高。

李勇杰教授出診信息提示

主持人:今天有關治療的問題基本上就結束了,在我瀏覽李勇杰教授好大夫在線個人網站的時候還有大量的留言會問,李教授什么時候出診,怎么能看上李教授的專家號,李教授能不能給加個號,怎么預約等?我想在今天訪談的最后請李教授介紹一下自己的出診提示信息。

李勇杰教授:腦起搏器經過時間的考驗,可能會出現問題,我們不說絕對的話,但是該出現的問題可能都碰到過了,發生異常的比例一定不會很高。

我感謝患者對我的信任,我自己也很努力很重視我的學業、學術技術不斷的進步,更好的給患者服務,感謝大家的信任。但是這也的確是個問題,我的精力有限患者太多。只要是我看了的患者我一定認真負責,但我真的沒辦法滿足所有患者提出的要求。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功能神經外科研究所經過十多年在帕金森病、疼痛、癲癇這些領域已經是世界知名了,患者要相信我們的醫生,我們高級職稱的醫生有十六七位,他們對病的認識沒有問題,我信得過他們,大家也應該信得過他們,每天他們都有出診,可以去找他們看病。

如果找我看病,有兩種方式預約。一個是層級預約。我們科其它醫生如果發現特別疑難雜癥的,認為有必要我來核實一下,他們會在病例上寫著“請李勇杰教授會診”。這個時候綠色通道就打開了,患者拿著這個批示可以直接到掛號室去掛號。

第二方面,每個周四上午我都會出特需門診,特需門診采取預約的形式。每次特需門診的時候我都會保證我的時間,極少情況下因為出國保證不了,只要我在北京,帶病我也會出診。

主持人:感謝您這樣的好大夫為患者的付出,付出您巨大的心力和精力。宣武醫院今年帕金森日前后還有系列的活動,也請您介紹一下。

李勇杰教授:每年的4月11號左右我們都會有一些活動來響應世界帕金森日的活動。今年我們有一系列的安排,4月13號上午(周六)在宣武醫院門診樓三層我們的醫生包括我都會在這個地方恭候大家,如果大家對這個話題感興趣咨詢一些問題或者家里有這樣的病人愿意去看看,我們歡迎大家來。

主持人:特別感謝宣武醫院功能神經外科為患者做出這樣的付出,都是專家們利用自己工休的時間幫助患者認識疾病、了解疾病。對于帕金森病患者,您要告訴他們什么?

李勇杰教授:我把剛才講的總結一下作為我的寄語。帕金森病是一種老年病,目前來看還沒有辦法知道怎么樣去預防。一旦得了這種病以后應該是兩個角度上去努力,一個是心理角度,不要認為這個病有多丟人,很尷尬、很難堪、很不好意思。病就是病了,患者應該有意識的去調整,心理上要承認它。你不能拒絕承認,不能心懷僥幸,調整心態。自己積極的面對它,樂觀的面對它,家里的人可能也心里舒服一點,不那么跟著你糾結。你抑郁了整天哭,你不開心,孩子們回家也跟著不開心。這是心理上的適應。

第二,不要拒絕就醫。該吃藥的時候吃藥,該手術的時候手術,不要自己試圖去判斷這個事情。掌握一些科普的知識,及時發現一些苗頭,及時就醫,把治療的事交給醫生。如果你覺得這個醫生一點不靠譜,這個醫生不信任他,他的白大衣都是臟的,是假醫生,那你換一個好醫生,如果信得過他,就多聽聽他的意見,該吃藥就吃藥,需要手術的時候就手術。

最后一點,帕金森病其實不可怕,我經常說的一句話,如果我們的大腦非得一種病那就得帕金森病,因為它有藥可治,這個藥是非常有效的,它有手術可以做,這個手術的效果甚至是革命性的。其它的病,腦中風怎么辦,癡呆了怎么辦,現在醫生對這些病經常無能為力。如果不得不得一種腦病的話,帕金森可能還是上帝稍稍照顧了一下人類。放松心態積極治療,笑對人生。

主持人:謝謝李教授,李教授笑對人生的態度感染了很多人,從好大夫在線大量的感謝信能看出來,患者進去的時候是面無表情或者苦瓜臉,從您那兒出來基本能夠看到一個陽光的未來。今天交流的時間是有限的,訪談的空間也是有限的,大家可以繼續在好大夫在線上跟李教授交流。再次感謝李教授,感謝各位患者,今天的訪談到此結束。

李勇杰教授:謝謝。

好大夫在線微信

掃描二維碼,即刻關注“好大夫在線”官方微信,了解更多疾病資訊、查詢醫生信息、申請一對一專家咨詢

出品:好大夫在線 | 策劃:張瑩 | 主持:何波| 制作:張瑩 | 攝像:楊超 | 設計:于佳穎 |

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備案編號:11010502030429 京ICP證080340號 京ICP備06057344號 京衛網審[2013]第0092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8]字第213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京)-非經營性-2017-003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好大夫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20

什么彩票平台好